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 那一隻蚊子-第三十五章:霸主裝備看書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圣蛇部落,祭司树屋内。
“你是说,找了一整天,没找到哪怕半只异兽的踪迹?”
巴哈满眼郁闷的开口,厄格因沉默不语,他奉命狩猎异兽,可无论是人马族重骑兵军团,还是飞在上空的渊龙长子,都没在周边这一大片区域内,找到哪怕一只异兽的踪迹。
仿佛在异兽·厄巴被灭后,部落阵营地盘上的所有异兽,都知道情况不妙,藏匿到没留下半点踪影。
这让苏晓想到一点,就是兽族与海族今天的纷争与仇恨,当初都是异兽所导致,而兽族与海族崛起后,没报复过异兽?
答案是,当然报复过,而且是经常报复,直到最近百余年,才不来找异兽,也正因兽族与海族的报复,异兽们才躲到部落阵营的地盘,以及在漫长的报复与追杀中,练就了很强的苟命能力。
这也是为何,苏晓刚狩猎完异兽·厄巴,部落地盘上的其他异兽,全部消失到无影无踪。
这样想来,继续在此狩猎,付出与收益明显不对等,他索性让厄格因率领人马族重骑兵们,先以圣蛇部落提供的传送阵返回铁堡城,之后进入主战场。
临行前,厄格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见此,苏晓皱眉说道:“有屁就放。”
并非苏晓故意对厄格因态度如此,而是稍微给点好脸色,这家伙的反骨就突然冒出来。
“大人,我……”
厄格因说话间,竟一副鼻头一酸的模样,他的几十名亲卫军赶紧围在苏晓与厄格因周边,挡住他人视线,以免被外人看到他们首领此时的模样。
“……”
苏晓眯起眸子,就厄格因这货有什么花花肠子,不用扯出来,他都能猜到。
“我一直都由衷感激大人的知遇之恩,所以准备尽所有能力,答谢大人这份恩情,但哈维多次阻挠我对大人您报恩啊。”
听闻这番话,苏晓心中了然,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哈维,肯定会经常阻止厄格因做过火的事,换做其他人,厄格因早就将其弄死,问题是这个人是寂兽·哈维,看似平常没什么存在感,但这是整个凛冬军团中,苏晓最信任的人。
厄格因打压同僚,拉帮结派,这些苏晓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厄格因要是敢弄死哈维,那他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更让厄格因难受的是,哈维在官职上与他同级,这代表,哪怕有意见不合,也不能完全翻脸,最多是互相争执几句,之后冷着脸当看不到彼此就完事了。
“那你说说看,哈维在哪件事上为难你了。”
巴哈开口,这是巴哈的过人之处,有时苏晓不方便说的话,它会第一时间开口去说,而且还不会说错。
“他之前不让我打白蹄港。”
“我淦!”
巴哈着实是为之一惊,斟酌了下,安抚道:“厄格因,你这的确鲁莽了。”
“……”
苏晓没说话,让哈维遏制厄格因的确有效,问题是,有时也会耽搁厄格因发挥,厄格因说打白蹄港,并非吹嘘,这家伙,真就能干出这事。
权衡片刻,苏晓决定再放些权柄给厄格因,虽说这会提升这家伙反骨的涨势,但也能大幅度提升声望获取速度,眼下己方阵营商店内的资源争夺情况越发惨烈,一味求稳,可就没肉吃了。
手中权柄更大几分的厄格因,面带笑意的离开,看那模样,走路都更有气场了,这家伙对权力的渴望,非常人所能比拟。
回到祭司树屋内,苏晓发现凯撒、神父、巫毒术士·巴泽都在,合作已结束,凯撒与神父本应离开才对。
“有件东西,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
凯撒说话间,取出一块半透明的碎片,这赫然是「初始印记」碎片,巫毒术士·巴泽目露狐疑,但留意到苏晓与神父那平静的目光,他心中暗自猜测,这东西的价值应该不低。
“这块碎片的归属权不在我这,有人托我卖掉它。”
凯撒展示此物的所有权,果然不是他,而是名海族,更具体的信息凯撒没展示。
“事先说明,我这次帮别人出手这东西,不是从中抽成,是还人情。”
凯撒的意思很简单,交易过程与他无关,他只是中间人。
得知此消息,苏晓心中的警觉放松了几分,要是买凯撒接手的委托物,那可是要了命,至于为何如此清楚,他没少委托凯撒帮自己卖东西,那种情况下,凯撒是能力全开,买家的内心格外痛苦。
这次凯撒是不会干涉交易,问题是,这1.2%的「初始印记」碎片,应该怎么定价?
凯撒见时机差不多,干咳了声,说道:“获得这块碎片的小朋友,有个强者梦,所以他提出的开价是,教给他几种超凡能力。”
凯撒言罢,依然和往常一样满脸奸笑,但作为苏晓在本世界的合作者,这厮可是知道苏晓有多忙,狼冢、格杀绝强·施法者,营救传奇铁匠·矮人王,以及发展虫族。
此等情况下,让苏晓去海族的地盘上,教一名小孩子超凡能力,明显是不可能的,想来,凯撒是故意如此,或者说,凯撒故意不想让苏晓成为这块「初始印记」碎片的买家,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
而为何要在苏晓在场时,拿出这块「初始印记」碎片,原因很简单,让苏晓帮忙撑个门面,只找上神父或巫毒术士·巴泽,难免会让这两个老阴哔起疑,反之,如果苏晓、神父、巫毒术士·巴泽三人竞争这块「初始印记」碎片,那看起来就正常多了。
是什么情况,会让凯撒如此?苏晓只想到一种可能,就是这次的卖家,那名居住在海族主城的小朋友不简单,或者说,那是相当危险的存在,这里是曾经历深渊大范围侵袭的风海大陆,有什么诡异的存在,实属正常。
很可能是,凯撒都得以人罐合一状态,才能安全的和那‘小朋友’交涉,如此想来,去教那小朋友超凡能力,其危险度骤然变得非常阴间。
凯撒出于「契约」或「诡异承诺」一类的限制,不能说这卖家危险,因此才故意在苏晓绝无可能成为买家的情况下,拿出了这块「初始印记」碎片。
只能说,好队友四人的日常,就是这么丰富多彩,属于稍有不慎,一脚就踩坑里。
“可惜,这东西和我无缘。”
苏晓目光有些‘犹豫’,最终只能放弃这块「初始印记」碎片。
“我倒是有时间,就是不知道,你那朋友有没有兴趣掌握毒系能力。”
巫毒术士·巴泽开口,他不知道「初始印记」碎片有什么用,但他却知道本世界的契约者们都渴望此物,有需求与渴望,就能带来价值。
“这我就不知道,有意向的买家不止你一个,况且这也不是卖家能拿出的全部,据我所知,卖家手中至少掌握了20%以上的「初始印记」碎片,海族手中的「初始印记」碎片,基本都在他那。”
凯撒满眼艳羡的模样,只言片语间透露出,这次的卖家在海族地位很高。
这话到了苏晓耳中,联系之前的猜想,会聚出一个情报,就是这次的「初始印记」碎片争夺,要比预想中的更激烈,已经有既恐怖又奇怪的存在,参与进来了。
神父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准备到海族主城·亚托古城去一趟,那是座一半位于海面之上,另一边在海下的宏伟巨城。
圆形地桌旁,凯撒见苏晓对此事已不在关注,眼中的奸诈笑容更轻松,作为长期的合作者,他当然不会让苏晓参与到这件事中,毕竟,那卖家实在是既诡异又惊悚。
神父与凯撒一同离开,见此,苏晓也准备回暮冬城,可他刚要在地桌旁起身,就看到巫毒术士·巴泽,正拿着本古籍研究,看模样,这家伙连古籍上的那种文字,都没怎么认全,正愁眉不展的在那研究。
见苏晓投来目光,巫毒术士·巴泽将古籍放桌上拖过来,道:“这应该是上个纪元的古籍,在那个纪元,他们没扛过深渊的侵袭,最终灭亡,至少我是这么猜测。”
拿起桌上的古籍,苏晓发现这东西很奇特,触碰手感为纸质,可实际上有种金属般的沉重,其存在年月,已经久远到无法判断。
并非越古老的知识越高阶,与之相反,各类秘法都是经一次次完善,才越发强大,眼下这古籍内记载的知识,是一个文明发展到最强盛后,所诞生的产物,只不过,那个纪元的文明,没扛过深渊的侵袭。
苏晓翻看片刻后,上面的文字他是一个没看懂,尝试注入精神力共鸣也不行,但这古籍上的插图、铭文等,他大致看懂了,这是关于世界之力的运用。
这古籍的价值毋庸置疑,问题是完全看不懂,但他依然对这古籍很感兴趣,原因是,可以试试将其出售给灵魂书库,看能换多少书库银币。
“这古籍不错,你开个价。”
苏晓翻看古籍间开口,听到这话,巫毒术士·巴泽目露警惕,正色道:“这是上个纪元的高阶知识,是金钱能衡量的?”
“……”
苏晓没说话间,取出几本药剂学的珍贵书籍,将其放在桌上,让巫毒术士·巴泽任选其一。
看到这些药剂学书籍,巫毒术士·巴泽的眼睛都移不开,作为用毒的高手,他怎么可能不痴迷于药剂学,但痴迷没用,没有弄到这方面知识的途径。
“一本换这些所有?”
巫毒术士·巴泽的目光格外诚恳,哪怕口中说着挨揍没人拦着的话。
“一换一。”
“成交,你等会。”
巫毒术士·巴泽起身快步离开,片刻后,砰的一声,一个大木箱放在桌上,把地桌压的嘎吱痛苦呻|吟一声。
双方都很满意的交易后,苏晓开始在树屋后的空地上布设传送阵,苏晓、布布汪、巴哈、仙露露都站上传送阵,风暴焰龙也挤上来。
“这传送阵好特殊的样子,阵图样式看着好高阶。”
仙露露跳到苏晓肩膀上,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不错,这和出差回程一样,而且看这阵图的阶位,还是头等舱。
轰!
阵图启动,仙露露忽然有些怀念小时候,那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无忧无虑的跑在旷野上,儿时玩耍时的草木芳香,此刻仿佛还弥留在口鼻间,忽然,仙露露又回想起了成长的一路,那一幕幕景象在脑中回放,就像……走马灯一样?!
当仙露露重新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床|上,身上还盖着柔软、干燥的被子,打着哈气的阿姆,正坐在不远处的窗前。
“喵?”
仙露露疑惑的喵了声后,问道:“我怎么了?”
“你这空间抗性有些低啊,不过没关系,近期内,你的空间抗性能提升不少。”
巴哈说话间,给仙露露换了瓶输液瓶。
“喵?”
仙露露很疑惑,她在思考,不是在传送途中被敌人袭击了吗?为什么说她空间抗性低?以及,每隔一会就出现的提示,提示她空间抗性永久提升1点是怎么回事?
不理会仙露露的疑惑,苏晓出了治疗室后,来到二楼的内厅,他刚进内厅,里面恭候的蝰蛇与一名消瘦蛇人族都赶紧起身。
这蛇人斥候是蝰蛇的心腹之一,很擅长隐匿与潜入,眼下蝰蛇带他来此,是因为他发现了苏晓想知道的情报,这种事,蝰蛇完全可以独自禀报,并在拿到苏晓的嘉奖后,事后随便分口汤给这心腹喝。
蝰蛇并没这样做,这家伙是经常墙头草没错,但对忠心追随他的人,一向是有情有义。
“别紧张,慢慢说,别漏了什么细节。”
听到蝰蛇的话,蛇人斥候的气息更稳,必定是斥候,心理素质肯定过硬,他开始叙述在海族地盘,浮光岛上所见到的一幕。
“就是说,你确定那是月狼的狼冢?”
巴哈沉声开口,蛇人斥候神情坚定的点头,道:“月光映在那几米高的墓碑上,反射出青色,而且我打听到,岛上的海族强者,每个月都会献贡新鲜的肉食,以海族的傲气,除了对他们自己人,也只有对月狼的狼冢,会这么尊重。”
蛇人斥候并非在恭维月狼们,深渊监守者可不是徒有虚名,当初兽族与海族对抗深渊时,也有月狼们的身影,就算到今天,海族王座上插着的武器中,依然有狼剑。
而兽族的七大家族与王族,其家徽上所有直接代表狼的元素,基本都代表月狼。
确定狼冢在浮光岛,无疑是个好消息,蛇人斥候继续说道:“大人,那狼冢附近好像有死灵,也不知道海族为什么不消灭那死灵。”
“死灵?”
苏晓心中不解,没理解为何有死灵感靠近银.月狼的狼冢。
“我看到有一只骨手从墙壁里探出来,看起来不大,和小孩子的手掌差不多。”
听闻蛇人斥候此言,苏晓颇感意外,他问道:“那骨手,是不是还透着白色微光,在你接近后,缩到了墙里。”
“对,和大人说的完全一致,好像还能听到噜噜声?”
听到这话,巴哈笑了,纠正道:“那不是噜噜,是嘟嘟、咕咕,在和你打招呼呢,这事别外传。”
“属下遵命。”
“嗯,做的不错,跟我走,给你搞点好东西。”
巴哈带着蛇人斥候出了内厅,到这时,蝰蛇才满脸堆笑的说道:“大人,我这事办的,还算稳妥吧。”
“说吧,想要什么。”
“大人,能在您手下做事,我就倍感荣幸了,什么都不要,真的,我为大人做事,不是为了得到嘉奖。”
蝰蛇就差直接拍胸脯保证,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发自肺腑。
“嗯,那你辛苦了。”
说完,苏晓就靠坐在单人沙发上,闭目养神,同时思考一件霸主装备,应该怎么处理。
这让一旁恭候的蝰蛇心中开始没底,他这次的图谋很大,所以准备先表现下忠心,可谁知有些用力过猛。
苏晓小憩半小时后,睁开眼,刚要起身,就发现一旁恭候的蝰蛇,他带着几分‘意外’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这~”
蝰蛇已经戴上痛苦面具。
“你斗得过芬里斯吗?”
苏晓突然提起城主·芬里斯。
“很可能,斗…不过。”
“你说,芬里斯为什么急着投靠到我手下,他为什么甘愿冒这么大风险。”
“属下……不知。”
蝰蛇说话间,脸上的痛苦面具逐渐消失,他这次来,是奔着城主之位来的,暮冬城有十座大城,九个城主之位,蝰蛇想从中谋取一个。
苏晓的言外之意很简单,九名城主中,芬里斯为何冒险投靠到他麾下?对方已经是城主,基本没可能向上爬了,投靠苏晓,是因为斗不过其余那八名城主,不想被那些家伙踢出局。
蝰蛇连芬里斯都斗不过,对上其他八名城主,就更没可能赢了,这八人不仅个人能力爆表,其祖辈,一代代在此当城主,关系网在所管辖的大城内盘根错节。
这也是为何,苏晓还没来凛冬封地前,就用9000多单位的粮食资源,把这些家伙给喂饱,弄死这些地头蛇本人不难,可这样做了之后,后续就没办法当凛冬封地的领主了。
让蝰蛇去找斑狐族·皮鲁领这次的封赏后,内厅只剩苏晓一人,他感觉,嘟嘟咕咕出现在狼冢附近,并非是巧合,但也没太多含义,应该就是被狼冢吸引到附近。
浮光岛是海族的地盘,想去那边很有难度,相比这件事,苏晓有两件更优先的事要处理。
他打开阵营商店,发现自己的声望值,已达到81550点,这是算上之前攒的,以及最近几天每天的封地结算,但更大头,是通过提供菌毯给大统帅·凯恩,一份菌毯300点声望值,一共提供了200多份。
除阵营声望外,提供出去的菌毯,大概3天后,就要陆续收回,原因是拿回里面储存的灵魂能量与生物能,到那时,就有大量的进化点入手。
苏晓在阵营商店内翻看,【灵魂晶魄】已经被兑换没,不仅如此,2190颗灵魂晶核,也是一颗不剩,对此,苏晓并不在意,他与凯撒的进货计划,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相比和兽族阵营的契约者们争抢这些灵魂晶核,到海族那边进货更爽。
况且苏晓要攒声望,把之前看上的技法型套装兑换来。
【你已消耗78000点声望值。】
【你获得银.月光套装(3/3件·技法型套装)。】
……
随着苏晓完成兑换,虚空之树将一个白银色金属箱,传送到他前方,这白银箱约有50公分高,很有岁月感,让其银色变得内敛,表面有淡淡的血纹,看上去,应该是每次打开这白银箱,都需要鲜血般。
【提示:因此套装长时间无人使用,已进入沉寂状态,你可通过以下方式,将其唤醒。】
1.少量银.月狼之血(100%唤醒概率)。
2.其他狼血(20%~35%唤醒概率,且即使成功唤醒,此套装的属性也会降低30%以上)。
3.无上月光(100%唤醒概率)。
【提示:此白银封箱也可强行打开,将有10%概率成功唤醒此套装,但会使其属性永久性降低50%。】
……
月狼血是没可能了,最后一只月狼死后,就没有纯粹的月狼血,传承下来的狼血,是力量体系,而非月狼之血。
无上月光倒是有办法,找到把狼剑,作为灭法之影的苏晓,自然能短时间驾驭狼剑,只要身处月光下,就能凝聚出无上月光。
穗村老師大概不受歡迎
这次去狼冢,可以借用下狼冢前插着的狼剑,倘若那把狼剑不行,就得想办法借用下海族王座上的那把了。
此事暂时不急,要先让厄格因打到浮光岛那边才行,这就像攻略副本,苏晓派出的厄格因才打到白蹄港,白蹄港还没拿下,更后方的浮光岛,自然急不得。
相比此事,苏晓有件霸主装备要处理下,那就是他刚获得时格外重视,但越用越感觉此物不对的【黄金天平】。
【黄金天平】
产地:霸主生物·熔金魔
品质:霸主级
类别:特殊装备
耐久度:50/50(自行恢复)
装备需求:意志力100点以上(现阶段所需意志力),灵魂强度240点以上。
装备减益:如意志不够坚定,将会被黄金所腐化。
装备效果1:等价交换(被动),将任意‘消耗类道具’放置于天平的左托盘,再将适量的灵魂结晶(任意规格)放置于右托盘,让两端达成平衡后,所放置的‘消耗类道具’将得到永久性强化。
提示:所需灵魂结晶(任意规格)的数量,将根据左托盘上的‘消耗类道具’品质与评分而定。
装备效果2:多次使用黄金天平后,将激活此能力。
装备效果3:激活装备效果2后,达成特定条件,将激活此效果。
评分:???
简介:熔金魔的本源被思林特斯矮人们熔炼成金水,浇铸于模具内,打造成黄金天平,后被一名窃贼盗走,自此之后,此物品流落到一名魔鬼族手中,被这名魔鬼族用于蛊惑交易者,他会将此物品无偿赠予交易者,但没有强大的意识与灵魂,被黄金腐化是早晚的事。
交易者被彻底腐化后,那名魔鬼族会来收走黄金天平,并带走交易者所化成的金水,在金水内混入适量的灵魂能量后,将其铸成命运金锭,以此谋取暴利。
价格:使用此装备后,将无法出售。
……
最初时,苏晓感觉这可能是药剂学神器,因为这能力的特性,代表它的第二种能力,很可能是提升材料,无论是这装备的波动,还是表现出的特质,都时刻暗示这点。
可用着用着,苏晓就感到不对,这装备标注的「多次使用黄金天平后,将激活此能力」,到底是多少次?更别说,霸主类装备都是自由公证状态,其属性,是可能有一定误差的。
就比如凯撒调配的恢复药剂,写着能立即恢复90%生命值,但后面那一小段「喝完后将难以豁免的强烈腹泻」,字体小到只能用显微镜去看,这就是自由公证的特点,不能无中生有,但可能会隐藏一些东西。
苏晓用这【黄金天平】好几阶,愣是没激活第二种能力,而且越用费用越贵,那感觉就像是,这【黄金天平】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或者说是有某个灵魂,在凭借他使用此装备,逐渐恢复过来。
从装备简介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最强梯队的霸主存在,熔金魔,通过这装备逐渐复苏了,不用想到知道,这熔金魔肯定是心怀鬼胎,否则不够苟到现在。
苏晓来到地下室,开始着手布设,当外面天色渐暗,地下室内亮起燃气灯时,凯撒应约而至。
倘若是以前,苏晓拿这熔金魔还真没什么办法,可自从获取一件件原罪物后,他的封印学水平,在原罪物们的‘督促’下蹭蹭飙升。
苏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出【黄金天平】,将其抛向封印术式的中心,似是感应到封印术式的存在,黄金般的液体从里面冲出,构成一条强悍的巨臂,上面遍布环圈状纹路,熔金魔真的凭借漫长的岁月复苏了!这就是最顶尖霸主存在的可怕程度。
“发现的,太晚了,我已经,沉睡了足够的年轮。”
嘭的一声,大量液态黄金爆发出,气息暴戾、张狂、邪恶,可下一秒,大量无形触须在封印术式内爆发出,将液态黄金包拢在其中,并快速收缩,最后化为一颗苹果大小的黑色球体,上面满是封印术式,大圈套小圈,最起码得有上千重。
这就是苏晓封印原罪物的策略,一层两层高阶的封印术式,对于原罪物根本没用,再高阶,也达不到原罪物那层级,如此一来,就数量取胜,最终数量改变质量,从而封印住原罪物。
“封印术式吗,看来你把我放在储物空间时,掌握了不少东西,但,区区封印术式,我这就……这就!这就挣脱!!挣脱啊!!!”
熔金魔的语气越发咬牙切齿,苏晓手中的黑色球体有所变形几次后,里面没了声音,很明显,熔金魔忽然意识到不对,就是它所在封印的坚固程度,简直离谱,倘若熔金魔知道,这是用于封印原罪物的术式规格,它肯定会‘亲切问候’苏晓。
当然,要是熔金魔知道,苏晓准备把它和原罪物封印到一起,也不知道它会是什么心情,想必,那经历肯定是惊险又刺激。
当然,苏晓是讲道理的灭法,哪怕熔金魔抱有恶意,他也会给对方选择的机会,选择总计三种,如下:
1.以封印状态,被丢进深渊通道内。
2.封印状态下,被凯撒带走(下场可参考衔尾蛇石板)。
3.和原罪物封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