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討論-第一千章 不簡單的世界展示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山洞体系能量充值完成!体系激活者:庆小纯(未知能量待定)。能量填充者:庆小纯(未知波动待定)。”
“恭喜你在黑暗中砥砺前行,无惧心中恐惧,持之以恒,打破内心魔咒,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你为世界带来了光,那你便是这世界的神明,从此,你的姓名将永远被这方体系所牢记,这里已经不再是你冒险的地方,而是你可以依赖的家。”
源尘惊呆了,不敢置信,只是在说自己吗?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本来少年觉得这只是虚幻的游戏,就算与真实世界挂钩,那以前只是模仿的关系,两者应该没有其他的联系,可是现在看来,这游戏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可能并没有少年想象中的那么小。
毕竟听这声音,一点也不像是游戏,而更像是真的在为某一方净土提供庇佑。
但很快,少年就从那种飘飘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的头顶一沉,鹦鹉竟然落到了他的头上,而且还在挑衅蠢驴,然而,蠢驴却又要冲过来撞飞少年的冲动。
要不是少年早有所觉,直接开启了退出游戏,恐怕要遭受一次死亡。
醒来后,源尘竟然还躺在基站所在地的山洞里,而且他所处的地方就是进入山洞的一个入口旁。
此时,水里有动静,少年坐起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等他站起来后,就看到了那个女人正在水里扑腾。
好像溺水了。
源尘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下水把对方叫上来,然后他刚下去,就被一股力量给推上了岸,同时上岸的,还有女人。
“果然,男人都是善变的动物,之前还说我不配,现在却是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真恶心。”
源尘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差点淹死,若不是我下水,打破了某种平衡,你恐怕现在已经没了,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对恩人进行羞辱,难道这就是你作为公主精灵?剩下的那点自尊在作祟?”
女人也没有太把这件事情当回事,源尘同样没有,这女人还有用,救了她,也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回报,其实少年也知道,这女人是同样的打算,根本没有想过要对他动手,这一切也不过是两个聪明的人,相互恶心的结果,可以说,他们都被对方恶心到了,也可以说他们都不在乎。
毕竟此地没有第三人知道,如果有,那个人必须死。
AI 3此刻胆战心惊,他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两个人类为何对这种事情丝毫不上心,也知道现在她听到的这些话都是绝密,是绝不可能向外界宣扬的,如果被外界的人听到了半点风声,恐怕他将会面临着极其恐怖的事情。
AI 3绝对不想体验这样的后果,她突然有些想念前任主人了,跟在新任主任身边,虽然得到的东西很多,但是处境却越发危险了,感觉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触及雷区,然后身死道消。
“你想要用阵法找到出去的路?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条路目前只有我能走,你的话,估计不行。”源尘没有体检,对方是怎么把自己拉到这边来的,毕竟那时候自己还处在昏迷状态,但是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究竟会不会求自己,如果对方求自己的话,自己也会勉为其难的帮助她。
“哼,不需要。”女人脱离湖水之后,直接选择离开,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也看不出是喜是悲,只能从对方握紧的双拳里看出一些莫名的情绪。
“既然如此,那就留在这里吧。”源尘也没有圣母心泛滥,去帮助一个如此埋汰自己的人,他直接选择了投入湖水之中,按照原先的路线,返回了湖中。
然后重复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地下。
外面的大雪依然还在下,似乎比之前还要更加的巨大。
每一片雪花都仿佛得到了充分的滋养,越发的灵动与活泼。
少年深深吸了口气,总觉得身轻如燕,心中一些难以解答的问题,也都有了新的思路与方法。
只不过,此时跟在后面的AI 3似乎有些害怕,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又不敢说什么。
少年也没有在意,毕竟这货一向胆小,恐怕是因为之前的对话。
地下。
女人缓缓走在迷宫一般的禁地,这里对于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如果历史是一本厚重的书籍,那现在女人就像是站在了页尾去看首页。
可当她的视线无意中看到某处地面上的褐色,顿时有了几分不一样的情绪。
然后,她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渐渐地消失在了地下。
源尘走起路来都变得轻快了很多,这时候,她终于发现了哪里出现了一些问题。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波动好像平稳了下来,再也没有之前那种随时可能会爆炸的冲动,这说明他的能量已经自主的恢复到了平静期。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少年也失去了一大能力。
可相比起身体暴动,这种能力其实不要也罢。
难道这和那游戏有关,毕竟怎么都感觉那游戏比较高大上,如果能够自动调节自己能量的规律,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一向谨慎的少年,还是决定扫描一下自身。
尽管他觉得现在自身处在一种从未有过的正常状态。
果然,系统检测的结果也是一切稳定。
可就在下一刻,少年的脸色变了,系统面板上展示出来的身体属性,其中有一条十分的反常,也正是因为这一条,让少年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一直以来,少年都不觉得一个女人会对自己做什么?在自己昏迷的状态下,一个女人又能对自己做什么呢?
稍微出去走走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其实是可以做好多事情的。
“雪!”源尘怒吼,重新跳回湖中,然后来到地下,经过短暂的时间,他也看到了那褐色。
少年眼圈都红了,他竟然被羞辱了。
但他刹那冷静了下来,没有去找对方麻烦,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
而是选择了离开,离开这个平原。
他知道自己有些事情想的太单纯,以至于被如此轻易的算计,但是这又何尝不是因为自己,太过大意。
如果自己没有选择在这种不算安全的地方突破实体度六,又怎么会被人趁虚而入?
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咎由自取,是自己,自认为还是那个无人敢招惹的世界之主吗?
少年没有再停留,直接离开了山越平原。
通过沙漠,返回了第三监狱。
这条路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难关,甚至需要经过千难万险,但是对少年来说,只不过是一次坦途的路。
回到地下,呆在水晶棺旁,少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要回到最初的世界了。
如今,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但还有一个很大的难题,那就是要把那诡域里的东西覆灭掉,原本少年的打算是潜入其中,从内部瓦解,但是现在少年突然感觉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也许有些事情他想错了,或许他所在的世界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里或许会向他展露出更加可怕的一面。
要不然水晶棺里的女人又何必逃到这个世界来呢?
百因必有果,一切都有一个缘由。
原本少年以为对方或许是随意选择的结果,但若真如此的话,一个大能要想恢复到少年刚见到她的那种层次,恐怕要吸收的能量将是天文数字,这样的能量可不是通过时间积累就可以弥补的,即便是吸空了这世界的能量,将这个世界彻底粉碎,也没有办法凑够这些能量,毕竟能量是守恒的,时间无法改变这种守恒状态。
所以说,对方之所以能够恢复,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的能量远超过了她可以恢复的极限,所以对方才会选择这个地方。
那问题来了,少年也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了几天,也探讨过一些地方,但无论是属于阳性的世界,还是阴性的世界,都没有那种能量汹涌的地方,这说明,那地方少年现在还没有找到。
而这个诡域,或许将会为少年提供一个合适而满意的答案。
少年大胆的做出了假设,假如快要死去的女人选择了这处,能够让她恢复实力的地方修养,这么多年来,不断地吸收着诡域的能量,造成了其中能量的大量丧失,以至于引发了域壁的波动,导致整个诡域都暴露在了人们的面前。
而诡域的出现造成了一些普通人的死亡,也由此引发了大系统幻想的注意,从而间接造成了这次任务的出现。
如此一推理,仿佛真相就此展露在了眼前。
少年很明白,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除掉整个诡域就成了不可能,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解决足够强者复苏的隐秘之地,所以他必须动脑子。
其实,从少年躺在水晶棺旁开始,他就有了一个精妙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