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鎮妖博物館 txt-第五百八十四章 來自戰神的問候(感謝上弦月丨月滿月萬賞)推薦

鎮妖博物館
小說推薦鎮妖博物館镇妖博物馆
剑鸣之音,第二道声音拦在了大殿之前,撑天之神抬起头,手臂上居然出现了一道剑痕,能够伤害到支撑天穹的神灵,足以见到这一剑的程度和凌厉。
重低语:“是你……?!”
卫渊吐出一口气,右手拔剑,看向旁边儒雅名将。
“原来是白起将军。”
他当然看过大秦名将的画像,伸出手,按在白起手臂之上,一股醇厚劲气混合着煞气涌动,白起瞳孔微缩,感觉到了这一股气劲之中蕴含着的,纯粹的兵家煞气,抬起头看着眼前后辈,大秦执戟中郎将低语:
“久闻将军之道,兵者诡道,天下无双。”
“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不过今日,就要拜托将军为我掠阵了。”
儒雅名将微微抬眉。
卫渊转身看着那边看上去老实而且是个乐子人,但是实际上直接摸到始皇帝陵的撑天之神,后者低头看着手臂之上的剑痕,卫渊吐出一口浊气,白泽道:“卫渊,全力击退他!”
不要让他有机会展开神话概念!
第二句没有说出来的话,但是卫渊心领神会。
微微颔首。
而后踏前半步,微笑道:“没有想到,我会先和你交手。”
“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
“请了。”
“对了,你今儿吃了吗?”
话音未落下,瞬息间爆发出恐怖的速度。
在众人眼中,没有身影,没有动作,只有一道刺目凌厉的金光。
天罡三十六神通·遁地金光。
坐地日行八万里。
代表——地之急速。
地煞七十二正法·分身。
一瞬间出现在撑天之神重眼前的,瞬息化出数道身影。
或者施展五行大遁,或者六甲奇门,或者掌握五雷。
或者掌中持剑,或者旋身出枪。
或者遍体琉璃金光。
是比对抗饕餮时更狠辣的出招,甚至于可以说,刚刚温和微笑着打了招呼之后的博物馆主,此刻的反应更倾向于暴怒,是恨不得直接把重给抽死的酣畅淋漓。
大概是能把现在的饕餮吓出厌食症的招式。
撑天之神双臂交错,猛然低喝。
幸運之吻
霸道无匹的气浪直接横扫。
持拿雷法,手持法剑,琉璃金光的分身在下一刻直接崩碎湮灭。
在撑天之力前面,单纯技巧的力量被无限压低。
纯粹的力量前,一切技巧都没有作用。
重右手伸出,握住持剑卫渊,而后猛地一砸直接将其砸在地上,瞬间崩碎,一左一右两道身躯猛地出现,旋身以腿抽击,同时在相反的方向爆发急速,同时砸在了重的太阳穴。
其中蕴含的力量和神通没有让重动容。
但是下一刻,仿佛大日雷音,轰然在重心底炸开。
佛门·当头棒喝。
重思绪出现一阵恍惚。
仍旧本能出手,本能狠辣地攻向卫渊。
卫渊面色浮现惊愕,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重的战斗本能居然敏锐到了这个程度,没能立刻挣脱开,被重拉住身躯,奋起神力,直接从中间猛地撕开。
鲜血……
不,没有鲜血,只有一阵炸开的雷霆。
是靠着掌握五雷完善的地煞分身。
这一瞬间,卫渊的本体从上方出现,双手持拿刑天斧,神色狰狞猛烈下劈,气势磅礴道:“没吃的话……我特么烧给你?”
轰然暴响声音,重本能双臂交错。
本能抵抗。
但是那能够扛住天穹的身躯似乎微微颤抖。
双臂覆盖的护臂直接出现裂痕,饱含怒焰的刑天斧重劈直接劈斩入了重的双臂,劈开血肉,卫渊咬牙切齿,拼其浑身力量,甚至于还在不断往下死死地劈斩下去,仿佛打算直接要把这位撑天之神的手臂给卸下来。
吞噬天神的鲜血,刑天斧之上血光暴涨。
仿佛能听到其原主恣意张狂的大笑声。
撑天之神面不改色,五指翻转握住卫渊的手腕,旋转身躯,顺势震开刑天斧,俯身,狠狠地将卫渊砸在地上,但是却没有对周围造成其余的破坏,那种磅礴到恐怖的力量,竟然没有一丝丝被倾泻在外,全部砸在卫渊体内。
技巧,这是巅峰级的技巧。
卫渊身躯浮现琉璃金光,而后寸寸破碎。
重道:“刑天斧?”
Bite me Something
他起身缓声道:
“如果是他的真正主人来,是可以和我一战的。”
“你,还不够。”
重起身,却发现卫渊身躯一晃,再度离开了自己的封锁,体内气机流转,伤势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天罡三十六正法·花开顷刻。
天罡三十六正法·起死回生。
这让重几乎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石夷那个家伙。
有种见鬼了的感觉。
卫渊擦了擦嘴角鲜血,起死回生是模仿神农鞭权能所诞生的三十六神通,当然做不到什么起死回生,但是疗伤效果好得很,而加上不知道为什么熟练度暴涨的花开顷刻,加速让伤势恢复。
至于为什么用得这么熟悉?
你要是被打得濒死个七八千遍,或许比他还要熟练。
不远处白起因为卫渊度给他的煞气和气息,开始恢复,自语道:“擅长一瞬间爆发出超过极限的破坏力,以及,快速地闪躲和纠缠……”
白泽担忧道:“只是这样,是不是不够?”
白起回答道:“不,已经足够了。”
“一击不中即可远遁。”
“保证在最短时间倾泻出最强的伤害。”
“又能够瞬间后退保护自身。”
“简单而有效果的战法,不知道是谁传授调教出的战斗风格。”
“我也该参战了。”
白起握了握手,握着剑踏上前方,这一次是作为辅助,操控兵阵,消耗撑天之神,同时一定程度上辅助卫渊出手,对于他来说,这做起来比亲自斗将更为纯熟。
白泽担忧地看着他们,看着这直接人界巅峰赛。
沉默了一会儿,他给旁边的老教授加固了风后奇门的防御,而后抽出一柄战斧,董越峰怔住,道:“你,你要做什么?”
白泽脸上似乎有挣扎之色,但是最后还是变成了坚定,他道:
“我亦是轩辕的臣子啊。”
“如此的大战,我怎么可能不参与其中?”
“纵然害怕,纵然不敌。”
“难道就要站在这里看着他们?”
“这有损于轩辕之名。”
白泽解开了西装外套仍在地上,他提起战斧,颓废的脸色突然像是有了光芒,他口中高唱着当年和轩辕和力牧一柄前行时候的战歌,在老教授的目送下奔向了传说的战场。
轩辕之臣子。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 黑血粉
白泽,参战。
片刻后。
西装白衬衫变成一条一条的白泽圆润地翻滚了回来。
一滴泪也没流地抱头痛哭。
“呜呜呜呜……”
“对不起,我是废物。”
董越峰:“…………”
老人手掌死死握着拐杖。
满了,满了。
MD血压上来了。
老人最终重重用拐杖一砸地面,气呼呼地坐下来,然后往旁边让了让,给白泽让出半个屁股墩的位置,道:“不过,现在卫馆主和武安君联手,应该没问题了吧?”
白泽呢喃道:“难……”
“卫渊执掌刑天斧。”
“可毕竟,重是真的和刑天斧的主人打过架的。”
“而且,卫渊是不可能,也不能把重逼到绝路,展开神话概念的。”
老人不解:“为什么?!”
白泽道:“你听说过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吗?”
“或者九万里风鹏正举。”
“要不要猜猜看,为什么神州习惯性把天定义为九万里?”
董越峰脸色凝固。
白泽呢喃道:“是,就像是一个人要拼死抵达自己的极限,那种极限是不可能长时间持续的,但是又不是不能持续,法天象地标准模板,撑天之神的神话形态,身高就是九万里那么高,甚至于更高点。”
“不够明朗么?”
“我看了,人间之月是神代的月投下的概念演化。”
“约莫三千五百公里,而重完全体状态身高四万五千公里。”
“就按照九头身算,好吧这混蛋绝对没有这么好的比例,月亮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小点的篮球,你要真把他逼迫到在人间展开神话形态,大概可以类比成烛九阴把九幽降临人间,陆吾把天之园圃扔到宇宙,战力暴涨,或者………”
他声音顿了顿,无声低语,或者某个家伙以三千里玉龙雪莽昆仑为剑。
祂连昆仑之主的神话形态都是以人之身驾驭神吗?
是说他头铁好。
还是说他可怜可悲的好?
失去所有之后仍旧固执地保护着自己最后的执念……
不过,如果说是走到哪一步,恐怕不只是天女,就连这背后的君王也迎来了末路吧。
白泽视线下意识往后看了看。
而且是最为悲壮的末路。
和之前不一样,这次白泽没有说出自己的推测,语气就和他的死鱼眼一样没有起伏,棒读道:
“总之,如果出现重玩命的那种情况的话。”
“请选择撑天之神重进入神话概念状态下的普攻模式——”
“A:地球中分拳。”
“B:地球脑瓜崩。”
“C:拎起月亮来使用旋风冲锋龙卷风然后砸在地球上。”
“或者拎起其他神系那个什么吞噬世界之蛇打一串嘿嘿哈嘿,快使用双节棍?别看我,那条蛇号称吞噬世界,饶地球一圈,给重拿来用搞不好还刚刚好。”
“月亮只是常羲的十二个孩子之一,重可是巅峰之神,一个打他们十二各连带祂们的母亲都是轻轻松松,换句让老董你更明白点的,你觉得卫渊和人间神话里,失去开天辟地神通以后,剩下的那个盘古近身肉搏胜算谁大点?”
董越峰无言。
感觉到的并非是恐怖,而是无力。
白泽揉了揉乱糟糟的天然卷头发,道:“神代里面的传说,要么羿射九日,要么撑天献地,四凶也有穷凶极恶之类的传言,也就饕餮是个混子,其他的传说全部都是字面意思……”
“不过你放心,他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很简单,人间被禹埋下了各种保险装置,近点的有淮涡祸君无支祁,最强战力里面还有蚩尤,有刑天的脑袋,额,这个还是算了。”
“还是算上共工吧。”
“就是防止重这个级别的神灵展开神话形态。”
“蚩尤之躯会根基感知到的威胁调整力量,这是本能,重要是开启神话形态,就会百分百遇到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手持九黎十大魔兵的蚩尤法相,以及被吵醒以后需要神性恢复的神代顶尖战力共工。”
“为了防止这两个复苏,祂们在人间也只能维持一定限度的实力。”
“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禹要把这几个封印带到人间。”
“通过威慑抵达一定的平衡……不知道从哪里学会的招式。”
“你们敢开大,我们就一起死。”
白泽看着前方的战场,彻底摆烂。
“最好,也就是他们将重逼退了吧。”
“真的是,卫渊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就遇到这种级别的战力,就不能像是其他故事里,最后才出场吗?不过,重居然在这种状态下,被两个人族压着打,没能占据上风……”
“可惜了,要是是刑天,白起全盛,外加轩辕剑的话。”
“重就算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才有可能逃离这里。”
白泽沉思。
“得记下来。”
“以后写成书传出去,刚刚好重黎这两个没什么黑历史。”
重霸道一拳砸出,却被军阵重重削弱,而后被同时使用道门神通和佛门神通加持自身的卫渊勉强抗住,久攻不下,时间一长,若是那轩辕剑主复苏,那么重自己反倒是不利。
轩辕剑代表着人道意志,是可以对祂造成根本性伤害的方式之一。
重斟酌之后,最终选择了后退。
面对着眼前的对手,除非他开启神话概念形态,否则竟然真的无法获胜,挣脱开战局,低声道:“算了,你们,作为人族来说,我已经认可了……”
“下一次,来大荒,再来决死。”
異界礦工 小說
重带着一身不重的伤势离开。
卫渊眼眸微敛,旁边的白起身上煞气突然暴起,而后朝着重冲去,面对武安君白起的最后一击,重维持着顶尖神灵的傲慢,只是背对着一手砸出。
煞气散去。
“你还不知道我等的区别吗,武……”
重收手,脸上的漠然却在下一刻凝固。
杀机之中,白起散开,卫渊的身躯冲出。
兵者,诡道也。
他在见面的时候,对白起说了这样的话。
而唯独兵家统帅或者对兵家有所了解的,才知道下面的文字——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之而示之不用。’
示敌以弱,以待战机。
数日前,青丘国·清醒之梦。
面对着和蚩尤之躯的一架,卫渊直接摆烂。
‘我不打,你们谁下去打谁打。’
烛九阴低语:
‘如果你得到一缕蚩尤气息,可以让他帮你代打一次。’
蚩尤气息燃起。
造化之王 猪三不
来自于古代战场之上,兵主蚩尤的战魂记忆缓缓起身。
卫渊猛地睁开双目,左眼黝黑。
右眼瞳孔深处,浮现出一缕血色光焰。
这异状变化,全部被白起同等风格的煞气遮掩住,等到重反应过来的时候,卫渊已经出现在其后,而重根本来不及转身,卫渊双手如同握持战弓,丝丝缕缕光焰凝聚化作战弓,猛地拉开,作为夫子门下御射无双的弟子,他才能掌握大羿的射术。
以蚩尤之力,施展大羿绝学。
被当沙包被揍了好一会儿的卫渊脸上痛快狞笑着,就像是之前曾经一脚把轩辕从车驾上踹下去时候一样,放声大笑着——
“Surprise!”
“MOTHER FUC***!”
手指一松。
背后隐隐约约有蚩尤战魂,做出相同的动作。
最后的绝杀,兵家的谋算和诡道。
这一箭,瞬间射出。
白泽满脸呆滞——
“这家伙,是真想要把重留在这儿?他的脑袋是什么构造?!”
箭的光耀,让重和白泽同时脊背发寒,同时回忆起来曾经纵横一个时代的传说。
神话概念——
羿射九日·蚩尤无双(伪)
PS:今日第一更………感谢上弦月丨月满月万赏,谢谢~
真正展开的顶尖战力,之前烛九阴,共工都没有展开自己的特殊性,猴子?猴子需要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