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362、第一個帶路黨(第二更,求全訂!!)推薦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大人。”
多兰助理推门走了进来,看着那在办公桌后面的三十六代多兰,让出了位置,出声道:“他们来了。”
三十六代多兰嗯了一声,抬头。
下一秒。
三十六代多兰傻眼了。
来了?
谁特么来了?
老夫要你带上来的人不是他们啊。
三十六代多兰念头急转,瞳孔放大,便是一阵惊呼!
“黑暗……”
“轰!”
“嘭!”
嘉莉右手朝着那受惊几乎是从座椅上跳起来的三十六代多兰张去,左手则是如同捏着小鸡仔一样,魔力涌动,直接将刚刚的带他们进来的多兰助理给凌空提拉了起来。
瞬间。
三十六代多兰,与那个多兰助理,均是不约而同的用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似乎,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一般。
咔擦一声。
洛克右手一晃,取出一个大锁,将房门给从里面锁了起来,然后,转身,看着吊在空中的多兰助理挑了挑眉。
“唉唉唉!”
洛克有些感到意外的笑了两声,看去多兰助理:“你怎么被吊上去了?”
多兰助理脸色通红。
洛克扭头看去嘉莉,笑道:“人家好心好意带我们上来,不能恩将仇报。”
嘉莉会意,收回左手。
咚的一声!
多兰助理直接如同软脚虾一样,啪叽一声,落在了价值同样不菲的地板上,然后,松开自己的双手,按着地板,大口大口喘气的同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洛克走到多兰助理的旁边。
蹲下。
拍背。
洛克的语气像是关心一位自己的好朋友一样,替多兰助理拍着背,看着咳嗽声音渐渐减缓的多兰助理,微笑道:“怎么样,好点了吗?”
多兰助理似乎有些虚了,但,气色,还是逐渐的好转起来了。
就在这时。
咚咚咚!
似乎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不寻常的咳嗽声了,发现了什么,准备推门的时候,发现门怎么样都推不开了,那个大锁被用力的哐哐哐的砸在门板上。
“牧师!”
“大人。”
“多兰教皇!”
“……”
多兰……教皇?
洛克听着外面传来的一个称谓,抬头,看着那唯一被嘉莉提拉起来在空中的三十六代多兰,嘴角上扬:“我还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称谓呢?”
第三十六代多兰脸色通红,似乎快要窒息了。
總裁令,頭號鮮妻休想逃 小說
“呵呵。”
洛克笑了笑,看去嘉莉:“去吧,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在这里,和这个助理聊聊天。”
他答应过嘉莉,纽约还有一个多兰教会,一切对女巫的迫害,都是起源于这个多兰教会的,那新奥尔良的案子,那莱里湖无尽的女巫白骨,都是因为多兰教会。
如今……
该还债了。
嘉莉看去洛克,点了点头。
下一秒。
轰!
嘉莉转身,双眸看向那被砸的哐哐响的大门,魔力涌动,瞬间,那高达三米镀满了金漆的大门瞬间平行倒飞了出去。
刹那间。
那蜂拥到大门口,试图破门救人的多兰教徒们,那站在大门后面的人儿,躲闪不及,直接被平行轰出的大门给砸了一个正着,轰隆一声,硬生生的给拍在了那走廊对面的墙壁上。
扁了!
“咚!”
嘉莉走出房间,抬头,辛德拉的头冠直接出现,双手摊开,五枚黑暗法球直接出现。
假面騎士913
砰!
砰!
砰!
那从楼梯处赶上来的多兰教众们,看到那被拉在半空中的第三十六代多兰,均是脸色顿变,然后,看着嘉莉,手上的武器便是齐刷刷的开火了。
只是……
当密密麻麻的子弹即将近嘉莉身子的时候,五枚黑暗法球快速围绕着悬浮的嘉莉开始转动了起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那轰向嘉莉的子弹瞬间被黑暗法球击落,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散射出去。
刹那间!
整个走廊,惊呼惨叫声不断!
不过不是嘉莉的,而是那被自己人子弹几种的倒霉鬼!
噗的一声。
一个教徒躲闪不及,身子一顿,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还没有来得及细想的时候,后脑勺一疼,嘴巴刚刚张开的瞬间,嘭的一声,整个脑袋直接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了一样。
“啊!”
“法克!”
“别开枪,谢特!”
“报警,快报警!”
“……”
在三十六代多兰办公室中的洛克看着那在走廊上抱头鼠窜,各种惨叫与嚎叫的多兰教众,然后,听着其中的一句话忍不住的笑了。
报警?
发现自己要死的时候,知道要找警署了?
早干嘛去了?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看着走廊上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来的多兰教众,目光闪烁着,没有对这些人失去生命的同情,只是在感叹,他不愧是地狱的大客户。
这么说吧。
洛克感觉,有些时候,他一天完成的业绩,都占据地狱每天需要完成业绩的三分之一了。
墨菲斯托应该给自己一个SVIP待遇。
比如,出入地狱的贵宾通道什么的。
轰!
猛兽博物馆
走廊上,一片狼藉,多兰教众,横七竖八!
靈魂奪還者
嘉莉抬头,直接破开房顶,带着第三十六代多兰飞了出去,虽然,多兰教会对女巫们清洗审判都是暗地里,但嘉莉不会这么做。
下一秒。
洛克听着外面传来的惊呼与惨叫和呐喊声,砸吧了一下嘴巴,回过神来,看着在脚下瑟瑟发抖,抱着头,跟个鸵鸟一样的多兰助理,然后看去那边的一处真皮沙发:“来吧,我们聊聊。”
抱着头的多兰助理瑟瑟发抖。
“没听见?”
洛克已经转身靠在了沙发上,翘着腿,看着还在原地跟孵蛋一样的多兰鸵鸟,笑了一声:“我在说一句话,你不起身,那你就去地狱吧。”
话语刚落。
一声尖叫传出,多兰鸵鸟跟装了弹簧一样,整个人从地板上,蹦跳了起来,然后,无处安放的下手摆动着,脸上那表情和死了亲妈一样难看的注视着洛克。
洛克挑眉。
“笑一下!”
“……呵……呵。”
“……”
洛克看着那脸上表情僵硬,笑起来,的确不像是死了亲妈,直接像极了死了全家的多兰鸵鸟,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在强求什么,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
“不……不敢!”
“那你想死?”
“不!”
多兰鸵鸟整个人一抖,道了一句,然后,咻的一声,坐在了洛克手指的沙发上,而且,坐姿,是他有史以来敢发誓,最端正的一次。
“这才对嘛。”
洛克笑着道了一句,看向三十六代多兰办公室的酒柜,摇了摇头,从自己的物品栏中取出了自己的雷霆波本。
这里的每瓶酒,他不稀罕,也不会去喝。
毕竟……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里的每瓶酒,都沾染了女巫的鲜血,而作为塞勒姆女巫的盟友,以及整个塞勒姆的幕后大佬,喝这样的酒,就和那种【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为何先降!】有些类似的。
“来,喝杯酒!”
“不……谢谢。”
多兰鸵鸟看着如同朋友一样,被递过来的美酒,刚刚准备以多兰教众禁酒为理由拒绝的时候,看着洛克那眯起来的双眸一个激灵,连忙接过杯子,一口下去。
然后……
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洛克见状哈哈大笑着。
多兰鸵鸟的脸色更是通红起来了。
洛克摇了摇头,靠着沙发,翘着腿,抿了一口酒,看着那低头,擦拭着自己嘴角,然后,双手抓着酒杯有些颤抖的多兰鸵鸟:“我问,你说,问完,我放你一条生路,各种意义上的生路。”
毕竟多兰鸵鸟是当了一个带路党的。
如果连带路党都杀的话,寓意不太美好,最重要的一点,这是第一个带路党,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第一个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杀。
更何况……
这货身上,没有沾染女巫的鲜血,而且,第三十六代已经被嘉莉带出来,绑在架子上,准备执行女巫裁决了,所以,如果这货如是回答的话,留个活口,问题不是很大。
果然。
多兰鸵鸟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的看向洛克,双眸中,那处于本能的生的希望之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君无戏言!”
“……”
虽然维度神不是真正的神,但,不管怎么将,维度神肯定比人间之神平齐或者高一个档次了,更别说他的能量无穷无尽,根本不需要去掠夺其他维度,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维度会自己长大的,所以,自称君,很正常!
洛克随即看去多兰鸵鸟。
“你的名字。”
“路易斯,马丁·路易斯!”
“不错的名字。”
洛克点了点头,看去多兰鸵鸟,不对,看去马丁·路易斯,,笑了笑道:“你跟着三十六代多兰,多久了?”
马丁·路易斯吞咽了一下口水:“十年!”
洛克挑眉,看着年纪不是很大的马丁·路易斯:“你多少岁?”
“二十!”
“……从十岁就跟着了?”
“……是的。”
“十岁……能干嘛?”
“……”
洛克说完这句话之后,好奇的看着马丁·路易斯,然后,就看到了马丁·路易斯整个人的脸色变得红润有光泽。
紧接着。
屈辱!
愤怒!
不甘!
各种表情,齐刷刷的出来了。
等等!
洛克见状,挑了挑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