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綁架了時間線 txt-第273章 弱者靠機緣(求訂閱)看書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星城。
夜已深,星城内依旧灯火辉煌。
迷雾之主与封棋身形笼罩在黑袍中,走在通往“世界末日”酒吧的街道上。
这家酒吧封棋并不陌生。
当初迷雾之主就是在这里获取的情报,从而钓到了夜影族的成员上钩。
最后成功潜入了夜影族内部,掌控虎魄研究院的后续计划才能顺利展开。
来到目的地所在的小巷前,封棋停下了脚步:
“我在这里等你。”
“用不了多久。”
说着,迷雾之主径直走向了黑暗尽头的霓虹灯牌。
目送迷雾之主的身影融入黑暗中,封棋站在原地,静待迷雾之主归来。
正式实施打压暗神教在星城的分部前,迷雾之主决定做一件事。
现在星城内他们已知的力量,除了人类方势力外,还存在着大量领域弱族联盟的成员。
它们的存在并不影响迷雾之主推广《血肉祭》的计划。
甚至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血肉祭在星城推广开来,这些潜伏在星城中的领域生物肯定也会有接触,甚至尝试修炼。
但这条时间线的情况有所不同。
这条时间线迷雾之主除了想要推广血肉祭外,还想要帮助他获取人类信仰之力。
这时候打压暗神教分部就显得尤为重要。
务必要做到在这支势力发展起来前就将其扼杀。
毕竟神明信仰与英雄信仰是冲突的。
掌握了星城大部分媒体的迷雾之主,想要打压暗神教其实不难。
但他必须先解决一个可能存在的隐患。
按照迷雾之主的分析,如果星城暗神教分部受到打压,它背后的领域势力肯定会有所警惕,作出一定的反应。
面对未知力量,暗神教背后的力量肯定不会硬来。
最好的选择就是对未知的敌人展开调查。
妖神
只有调查清楚未知敌人的底细,才好决定接下来是撤离,还是选择主动出击。
情报在这时候显得尤为重要。
暗神教背后势力想要获取星城内的情报,最佳的选择渠道就是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
弱族联盟的成员是一群亡命徒。
只要出的起价,它们就会豁出性命展开调查。
即使需要调查的势力是虎魄研究院,它们还是愿意冒险,以此换取高额的回报。
迷雾之主觉得,如果他是暗神教背后的势力。
肯定不愿意轻易放弃星城内潜在的庞大信徒群体,即使花费大代价也要搞清楚到底是哪支势力在背后针对。
调查清楚未知的敌对势力,还有助于对未来的布局。
这无疑是一举两得。
潜伏在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在这时候无疑会成为打压暗神教计划的阻碍。
他决定打压暗神教的计划开始前,先对星城内的领域弱族联盟进行血腥威慑。
用迷雾之主的话说。
领域世界讲究弱肉强食,拳头大就是道理。
以德服人只会换来绝望,只有武力才是唯一让别人害怕、屈服的手段。
想要彻底将领域弱族成员赶尽杀绝没有可能。
它们就像是野草,弱小卑微的同时又十分顽强,不容易彻底根除。
这时候唯一能让他们害怕、胆怯只有一个办法。
……
此时浑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迷雾之主来到了“世界末日”酒吧门前。
径直走了进去。
沿着灯光昏暗的通道走了十余米,他在一扇铁门前站定。
与上次不同,这次他没有选择敲门。
他伸出手抵在了铁门上,顿时澎湃灰雾从掌心处涌现包裹铁门。
这扇不知用何种金属打造的铁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露出了门后一脸惊愕的粗阔猛男。
意识到来者不善,身高两米有余的守门人当即后退了好几步。
却并未主动发起进攻。
跨过已经被融化出缺口的铁门,迷雾之主伸手朝着还在往后挪步壮汉一挥。
顿时灰雾喷涌而出将其包裹。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起。
这名壮汉眨眼间就被灰雾啃食殆尽,体内的气血尽皆融入了黑雾之中。
惨叫声也引起了末日酒吧内领域弱族战士们的注意。
它们纷纷转头望向了酒吧门口。
当看到浑身灰雾翻涌的迷雾之主,它们的表情显得十分惊讶。
“这位朋友,你这是什么意思?”吧台前的性感女子在这时冷声开口道。
“通知你们一件事,此后星城由我接管,如果你们的联盟还想要存在,往后接取的一切任务都必须上报给我,一件都不允许漏。”
说话间迷雾之主抬起头,露出了黑袍下被灰雾包裹的脸孔。
只见灰雾中咧出狰狞笑容,充满了震慑力。
来者不善,摆明了是来找事,负责此处联盟分部的性感女子表情阴晴不定。
酒吧内其余领域生物也都露出了狰狞表情。
它们都是亡命徒。
怎么可能因为一番狠话就乖乖屈服,否则它们当初就不会离开所在族群,选择潜伏在星城内为族群的未来奔波。
但这时候谁都没有主动出手。
它们都想等别人去试探虚实,率先冒头或许怎么死都不知道。
负责此处分部的性感女子在这时警惕开口:
“朋友,你来自哪个势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必要这样吧。”
“想调查我的背景?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说话间迷雾之主踏前一步,灰色迷雾在这时朝背后扩散,封住了去路。
再次望向了酒吧内的领域生物,迷雾脸孔上浮现讥笑:
“我们玩个游戏,接下来我会展开屠杀,你们中只有三分之一能活着出去,接下来……挣扎求生吧。”
话音落下,灰色雾气从迷雾之主体内喷涌而出,朝着酒吧内的领域生物席卷。
面对迷雾之主的突然进攻,在场领域生物表情愕然。
显然没想到迷雾之主会如此狠毒。
猝不及防下,当即就有数名领域生物被灰色迷雾包裹。
在灰雾恐怖的腐蚀下,它们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崩溃,就连骨头也被眨眼间融化。
最终它们化为一团团血色雾气被摄入灰雾之中。
这一幕让在场领域生物心中胆寒。
面对迷雾之主的杀戮,很快反抗开始了。
当场就有十余名领域生物聚在一起,朝着迷雾之主发起了攻势。
游离在空气中的灵气受到它们的操控,数道紫色能量箭矢迅速凝结,朝着迷雾之主激射。
迷雾之主在这时抬手。
顿时汹涌的灰雾在他跟前形成了一面屏障,紫色能量箭矢打在灰雾屏障上掀起波澜,然后快速消融直至消失不见。
望着满脸惊恐的领域弱族成员,迷雾脸孔笑得狰狞。
灰雾在这时继续扩散,堵住了酒吧的另一条去路,很快整个末日酒吧都被灰雾笼罩。
血腥杀戮就此展开。
在迷雾之主眼中,在场的领域弱族成员不过是羔羊罢了。
想要让它们对自己印象深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唯有残忍。
现场很快变成了迷雾之主的饕餮盛宴。
一团团血雾涌入灰雾之中,成为了迷雾之主力量的一部分。
杀戮持续了足有半个小时。
当现场仅剩下三分之一的领域弱族成员时,迷雾之主停手了。
“恭喜你们,活下来了。”
听到这番话,在场领域生物脸上难掩惊恐。
迷雾之主刚才展现的力量让他们感受到了死亡欺近时的恐惧,此时心有余悸。
现在听到迷雾之主说他们活下来了。
强烈的落差感让他们对迷雾之主的恐惧加深。
在操控情绪上,迷雾之主无疑是成功了。
这时迷雾之主挥手将灰雾收回体内,随后望向这处弱族联盟分部的负责人开口道:
“记住我说的话,没有第二次,以后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联系我。”
说着迷雾之主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名片,缓步走到了吧台前,将名片放下后推到了一脸惊恐的女子跟前。
迷雾脸孔浮现一抹灿烂笑容。
说完,他转身走向了酒吧门口。
在门口站定,他回头看了一眼酒吧内的领域生物。
被它目光扫到的领域生物,纷纷低下了脑袋。
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在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弱者面对强者只有两条路,要么抗争,要么屈服。
彈指一笑間0 小說
但抗争往往带来死亡,乃至族灭。
“记住我说的,往后星城由我管理,你们的一切行动都必须上报给我……当然,我也会给你们带来足够的利益。”
说完,迷雾之主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
初步威慑已经达成,但他知道想要控制领域弱族联盟远没有这么简单。
傾末戀 小說
沿着昏暗的小巷一路前进,他来到了在外等候多时的封棋跟前。
“装完逼了?”封棋在这时开口道。
“装完了,下一站继续装,顺便吃些零食。”灰雾脸孔在这时散去,迷雾之主的脸上浮现自信笑容。
说着,迷雾之主率先迈步往下一个目标点走去。
封棋见状,当即跟上。
夜已深,并肩行走在冷清的街道,封棋忍不住好奇询问道:
“老迷,我很好奇,被你炼化成血雾吃下去的敌人,你能吸收多少成实力?”
面对询问,迷雾之主沉吟片刻后开口道:
“这不好说,实力和血脉强度完全是两回事。”
“实力的组成分多个部分,例如血脉强度影响身体强度,体内灵气质量影响术法威力,所掌握的术法结构也能影响术法威力,等等,所以实力的组成受到诸多因素影响。”
“我只能吸收气血,其他对实力有加成的因素我显然吸收不了,所以你这个问题我可以换个角度回答你。”
“举例来说,有些生物实力极强,但偏向于术法向战斗,实力都在精神力强度以及灵气质量上,但自身血脉强度薄弱,我吸收后根本抽取不到多少气血之力。”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偏向于肉体增幅的敌人,它们体内的气血浓厚,对我来说是大补。”
听了迷雾之主的解释,封棋恍然,随后继续询问道:
“那你能吸收死者几成的血脉强度?”
“看情况而定,我吸收气血过程首先需要进行炼化,这期间会有大量不易于我吸收的气血能量或是杂质流失,其次是对气血能量的提纯,提升气血的品质,这期间又会流失一部分气血能量。”
“每一种生物的气血品质是不同的,有些领域生物体内气血杂质极少且品质极高,我只需要简单处理就能吸收,吸收转换率就会很高。”
“我将猎物按照血脉强度、血液杂质、血液质量分为五个档次,分别是血食、血猎、血灵、血泉、血源。”
听了迷雾之主的分析,封棋心中恍然。
“当初我们在旧日峡谷遇到的超级领域生物的血液,在你眼里算哪一档?”
“差不多介于血灵与血泉之间吧,那家伙能够肉身横渡虚空,体内气血强度极高,对我来说是大补。”
说到超级领域生物,迷雾之主的脸上浮现一抹怀念。
“超级领域生物才介于血灵与血泉之间?那血泉和血源的评价该是什么层次的生命体才能拥有?”
面对询问,迷雾之主不由得摇头:
“这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没吃过,对于血食的评价标准并非我自创,是我迷雾族祖传对气血品质的评价方式。”
“据说我老祖宗曾吸收了柱神滴落的一滴血液,从中摄取到了无上伟力,我族的崛起也与那滴血液有关,里面蕴藏着大量知识,将我迷雾族的潜力拔高了一个层次。”
“这么说你们迷雾族曾经很辉煌?”
“当然,根据族老描述,我迷雾族最巅峰时期曾占领了族地附近十二座领域世界,奴役了大量领域弱族为我族开采资源,还圈养了大量血液品质极佳的小族充当血食。”
这还是封棋第一次了解迷雾族的往事,于是继续追问道:
“那为何又落魄了?”
“没有任何强族能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永远屹立不倒,除非是成为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柱神,否则总有更强的外敌来挑战你的统治,我迷雾族就是在一次次挑战中被消磨底蕴,在我成为族长时已经龟缩在了族地领域场,再也没有了往日辉煌。”
听了迷雾之主的解释,他恍然点头:
“原来如此……还有一个疑惑,柱神那么强,你老祖宗从哪搞到了柱神的一滴血液。”
面对询问,迷雾之主脸上浮现一抹尴尬。
想了想,他还是开口道:
“当时我老祖是某支强族的低级奴役,被分配在暗无天日的地底矿洞挖灵矿,结果无意中挖出了一块造型奇特的怪石,上面残留着一滴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枯竭血滴印。”
“然后呢?”
“我老祖宗受到血液诱惑,放下矿镐凑上去嘶溜一口就变强了,就此开启了他的传奇一生。”
“哈哈哈,这么随意的吗?”
“那还要哪样?弱者起点本就比强者低,想要赶超需要几代人的接力努力,仅靠自己发愤图强的修炼凭根本没有可能,当然得靠奇遇了。”迷雾之主忍不住翻白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