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星門 老鷹吃小雞-第351章 鬥法(求訂閱月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八师长杨威,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看向众人,一脸震撼:“军长是叛徒?”
李皓压根不回话。
是不是,我不知道。
老乌龟杀的!
之所以喊上老乌龟,就是为了这个,和我无关。
不是为了推卸责任。
而是更了解新武人了!
若是他出手杀的,不管对方有错没错,这些新武人,都得别扭,膈应,觉得李皓太毒,杀了他们的军长。
和战天城的合作,好不容易达成了。
李皓也懒得在这事上制造麻烦。。
而老乌龟是个清醒人,和强者谈,和强者交流,有时候更容易一些,而八师长这样的莽夫,有时候说不通,就算对方知道杀人是必须的,也许也会愤恨。
就这么简单。
果然,老乌龟叹息一声:“是,吴鹏说,他不满李道宗成为第三军军长,而他却是依旧是后备守卫军军长,所以上次出去之后,才被人拉拢了……”
“可是……”
八师长还是难以接受,有些崩溃道:“后备守卫军有什么不好的?”
他觉得很好!
都是军人,只是不同的岗位罢了,有那么重要吗?
前线是战斗,后方留守,不也是一种战斗吗?
几人都没说话。
这不好去说,也不好去评论,对有些人而言,主线军团的军长,比后方留守的守卫军军团,那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从没有守卫军军长成为军团长的,而主线军团的军长,一步登天,成为军团长的,比比皆是!
青春不停播
这就是差距!
此刻,九师长肉身好像都没完全恢复,还有些血丝正在蠕动,眼神也有些复杂:“是因为我吗?”
FGO no mizugi no hon
老乌龟不语。
不单单是因为这一点,还因为,吴鹏不满八大家的人,起步就是高点。
比如李皓这种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进来,若非九师长压制,起步就是师长一级,那些人不满意,其实也正常。
此刻的李皓,其实也能明白这种感受。
这时候,他岔开了话题,而是带着一些茫然,问道:“其实……我也有一些疑惑,二代子弟,起步很高,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若是起步不高,那他们的父辈,拼搏一生,不就是求一个荣华富贵吗?可若是起步高了,对其他人而言,又很不公平……这一点,新武也没办法解决吗?”
这是自古以来,都会有的问题。
皇帝的儿子,绝对不会和乞丐的儿子一起起步。
双方的起步点,就是不一样的!
这个矛盾,如何去避免呢?
新武,好像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若是一视同仁,那对很多人而言,这一生,都在奉献,都在战斗,是否也是一种不公平呢?
老乌龟微微皱眉道:“其实也只是起步高一点,但是,新武也是能者上,庸者下!一旦做不好,很快就会被踢下去!并不是说,你起步高,就一辈子高!起步高,也是为了给一些功臣心安,让他们明白,你们的付出是有价值的,但是你的后代无能,那机会给了他们,他们自己没抓住。”
李皓点头:“不过还是会出现吴鹏这样的人,觉得这样不公平,对吗?”
“肯定有,无法避免的事。”
老乌龟叹息:“这也是一种考验吧,对心态,对承受力的一种考验,总不能部分人不满,就让所有付出巨大贡献的功臣不满吧?”
李皓思考道:“那要是给予功臣后代,一些名誉上的功勋呢?”
老乌龟点头:“其实也行,只是……有时候不是这么简单的,你给予一些名义上的功勋,也会让一些人不满意,有些人觉得,就该完全什么都不给,可是……都督也说了,他们都是功勋之后,奋斗了一辈子,战死了,老了,退休了,难道一点不照顾吗?”
“如此一来,这些人又会觉得,那我们奋斗一辈子,以后老了,不能打了,实力衰弱了,战死了……岂不是一无所有了?”
也是!
李皓再次点头:“这倒是个难题,好在,修炼世界,人均长寿,我倒是有些明白,人王为何不管后面一些人了,没法管!光是同时代一起奋斗的功勋都快照顾不过来了。”
他也只是岔开话题,并不准备在这上面深入探讨。
有些东西,很难分辨出个对错来。
对功臣本人加以重赏,也是一个办法,可功勋本人位高权重了,儿孙后代,哪又会从底层起步呢?
这玩意,太复杂,做不到人人满意的。
李皓岔开话题,又道:“如今,吴军长出现了问题,那我就要担心,其他战天军有没有被影响了!好在,战天城这些年,龟守护一直都在,对方就算有心,也没这个机会,怕就怕,还是有一部分人会受到影响。”
众人都露出一些忧色。
若是如此……岂不是……又要击杀一些战友?
他们极其不愿意见到这一幕发生。
李皓又道:“若是影响不重,其实关系不大,就怕影响太大,我建议……对目前复苏的一些强者,都做一些探查,没复苏的,暂时不去管!还有,若是影响不大的,只是红月之力稍有影响的,我们祛除红月之力,再加以监察,若是证明对方并未犯错,也未必就要杀人。”
“吴鹏就算拉拢了一批人,对方也未必知道他的真实目的,何况,战天城沉眠多年,吴鹏也未必有这个机会,大家也不用太担心。”
李皓很快掌握了主动权,开口道:“现在大家不用管这些,九师长还是继续修复肉身,我们时间很紧迫,不能再耽误了,吴鹏现在出事了,我们麻烦更大!”
“还有,我有个想法,吴鹏若是和郑家一伙的,那我冒充吴鹏,也许会有一些意外收获……几位介意将吴鹏的一些具体情况,和我说说吗?包括他的生平,关系网……”
他三言两语地,带过了击杀了吴鹏的话题。
八师长其实还想说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原本看到李皓拿着军长的战甲,他还想讨回,可现在,李皓说要冒充吴鹏,欺骗敌人,他又不好开口要回来了。
人家有用!
而李皓,又道:“为了伪装的更像一些,我在考虑,要不要临时接替吴鹏的后备守卫军军长一职,以战时条令,二位守护,几位师长都同意,我便具备了接任权!”
“……”
瞬间安静。
后备守卫军军长!
目前的军方第一人。
哪怕九师长,之前也只是暂代军长一职。
八师长急了:“那怎么行?”
这可不行!
就算军长真的背叛了,李道宗也能接管后备守卫军,怎么能让李皓一个外人来接管?
哪怕只是临时的……那也不行!
说是说临时的,可是,一旦后续李皓不让出这个位置,也不好罢免一位军长,两位守护,后期能舍下面子,强行让李皓退出吗?
一旦不退出,那李皓就是正式军长了!
从此以后,后备守卫军,他就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
这李皓……不安好心!
他都这么想了,其他人可想而知,哪怕九师长,眼神也叫一个复杂。
你……这是早有谋划吧?
我这个即将升任的军长都没上任,你倒好,你要先上了。
李皓轻声道:“诸位不要多心,等我解决了郑家,其实就不需要这个位置了,自然会让给诸位的,区区一个军长,也不是我李皓所追求的,不是吗?”
“……”
几人无声。
对视一眼,都没开口。
这……能拒绝吗?
为何这一次,和李皓合作,有些引狼入室的感觉,这一次的李皓,更具备进攻性了!
吴鹏被杀,老乌龟就感受到了那种无力感。
现在,更是无法拒绝!
李皓说了,他要冒充吴鹏,深入敌后,给敌人雷霆一击,这是冒险,又不是享受,为了冒充的更严谨,给他军长权限,好像是必然。
不给,那很危险,搞不好会害死李皓。
这还算合作吗?
所以,只能给!
老乌龟纠结的不行,倒是槐将军,心中叹息一声,很快,开口道:“可以……只要八师长和九师长没意见,那今日,就以三方之议,执行战时条令,让李都督代管后备守卫军!”
“槐将军!”
八师长急了。
李皓轻声道:“八师长不同意?那算了,这样吧,后备守卫军军长一职,交给八师长,八师长负责解决郑家叛逆,只是区区天王罢了,当然,莽夫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怕就怕,没解决对方,害了自己,这也就罢了,更怕的是,害了所有人!”
“有些人,自己做不到,非要去莽,害死他自己没关系,可牵连了战友,朋友,亲人,还觉得自己没错……这样的人,一定要远离他!”
八师长顿时大怒!
这话,太伤人了。
“咳咳!”
老乌龟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人的继续,开口道:“就依李都督的话吧,一切都是为了杀敌,为了解决叛徒,杨威,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要不然……执行命令!”
八师长无言以对。
而李皓,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一旁,力覆海也是暗暗咋舌。
当然,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战天城这边,愿意妥协,否则,也不是李皓说拿就能拿走的。
之前,李皓和战天城,更多的还是李皓依仗战天城。
而现在,却是有些反过来了。
战天城,好像更倚重李皓。
两位守护,也不再多说,看向九师长:“道宗,你有意见吗?”
李道宗沉默一会,出声道:“没有……只是……算了,就这样吧!”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知道,今日的李皓,的确变化很大,而且,不知不觉中,逼的大家只能如此选择,他轻松地夺取了战天军主帅的位置。
心中……其实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诉说的感觉。
在他看来,还是以前的李皓更好。
那时候的李皓,其实不会和他们动心眼。
那时候的李皓,若是想要主帅的位置,会主动去说,比如说,他会说,我想当军长……就是为了高你们一头,可现在的李皓,不是这样的。
他不说!
他逼着你们,主动去妥协,不妥协,双方就会留下一根刺。
他连杀吴鹏,都不是自己出手,而是通过龟守护!
李皓,变了。
而一旁的李皓,依旧一脸微笑,好像不知道大家的心思,实际上却是很清楚大家的心思。
只是……过去,一去不复返了。
我原本也想,用诚意,用真心,用一切,去感化大家的。
我原本也想着,你退一步,我退一步,大家好商量的。
可是……不行啊。
这些新武人,哪怕一直合作的战天城,其实每一次合作,都带有一些抗拒,或者说,希望占据主动权的心思,能行吗?
在无边城那一日,他就知道,不行的!
唯有我自己占据主动权,那才可以。
否则……我宁愿不去合作!
我若是占据不了主动权,最终,受伤的也许不是我,而是我身边人,老师他们走了,那不能让其他人,再出事了。
是你们教我这么做的!
你们说,我没有人王的霸道,我也不需要人王的霸道,我只需要,你们能跟着我去做,那就够了。
片刻后,老乌龟几人的声音,响彻战天城。
“后备守卫军军长吴鹏,昔年重伤,今日本源溃散,彻底消亡,战天军之悲,战天城之悲……军中不可一日无主,八师长杨威、九师长李道宗,共同举荐十一师长李皓,暂代守卫军军长一职!”
“城主府、槐将军、军方,三方共商,以战时条令,通过此议!”
“李皓,接管战天军后备守卫军!”
下一刻,李皓声音响起:“诚惶诚恐,不过李皓一定竭力,不负所托!将战天军,带向更好的未来!”
这一刻,城中,一些复苏的军士,纷纷伫立。
有些茫然!
军长陨落了?
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军长一直没复苏,今日彻底陨落,无法复苏……其实……大家也有准备。
这也是几人商量的结果,没必要在这时候,非要说,对方背叛了,那只会让战天军情绪出现波动。
死亡,反而会激发战天军的斗志。
下一刻,城中,一道道洪流汇聚,一股股精神力汇聚而来,声音低沉,响彻四方:“为李军长贺!”
“为战天城贺!”
声震四方!
没有太多的言语,也没太大的抗拒,因为,他们的信念就是,谁上任,都一样,只要战天军还在,还能作战,那就足够了。
只是,还是有些疑惑。
为何不是九师长?
而是李皓这位新时代的强者?
这一刻,李皓穿上了铠甲,橙色的铠甲,耀射四方。
面部被覆盖,悬浮在空,声音震荡:“李皓,定当竭力复苏所有守卫军的弟兄们!与我,再战四方!扬新武之威,扬银月之威!诛杀叛逆,诛杀入侵者,诛杀红月强者,诛杀一切敢于反抗者!作为李家之后,有责任,也有义务,带领诸位,找回人王,找回至尊,战天之心,永不熄灭!”
“战天!”
“战天!”
“战天!”
全城高呼,这一刻,战天之心,好像刺激到了所有人,那些只剩下一些残念的军士,更是放声高呼!
而李皓,声音再起:“即刻起,天星军残部,编入战天军后备守卫军,加入十一师,团长赵龙,暂代十一师师长一职!”
赵龙,天星军几位白银团长中,最强的一位,跨入了不朽,实力不弱。
将天星军编入其中,也是方便指挥,都在一个军团中,通讯都能恢复。
而今,李皓也执掌九大基站,通讯频道,可以随意调节。
如此一来,联系更加紧密。
不止如此,对方加入了战天军之后,李皓就无需以第三者身份去指挥,而是直接是他们的上司了,以战天军军长的身份收编他们,没有丝毫难度。
之前,师长的身份,还不足以收编这部分天星军。
城中,上千天星军,有些意外,有些震动。
不过,天星军加入战天军……也不是不能接受,对方是大军团,而他们只是小军团,李皓这军长身份,都能比得上他们的军团长了,地位还要更高一些。
“诺!”
喝声响起,几位团长,纷纷领命,那不朽境的赵龙,更是高声回应道:“遵令,天星军番号……取消!即日起,吾等皆是战天军十一师军士!”
李皓微微点头。
而一旁,八师长和九师长都很复杂。
李皓一上任,就扩充了战天军,原本十一师是有的,但是没人,就李皓一个人……不,还有和洪一堂,原本还有南拳,南拳死后,名号已经消失。
而今,战天军十一师,其实就一个李皓和一个洪一堂了,其他人,其实都没得到官方认证的。
而现在,加入了天星军,十一师的实力,瞬间暴涨,虽然不像其他师,人数过万,可这一批天星军,都天星军残留下来的精锐!
千余人,未必就比万人师弱多少。
而就在此刻,李皓身上,一股伟岸之力爆发,一股股生命之力,一股股气血之力,不朽之力,圣道之力,本源之力,纷纷溢散出来,蔓延四方!
“而今,还有大量军士,只剩残念,铠甲破碎,残念消散……战力也衰弱许多,李皓无能,暂时无法复苏所有人,目前,只能恢复一些连长、团长肉身,等我们诛杀更多强敌,夺取血肉,夺取本源、不朽之力,李皓定当竭力复苏所有袍泽!”
这一瞬间,一位位白银战士,一位位青铜战士,忽然感觉,铠甲下原本空荡荡的地方,滋生血肉!
大量的不朽之力融入其中,不止如此,还有道脉凝聚而成。
只是,如今的道脉,还没贯穿皓星界。
李皓不急着让他们贯穿皓星界,现在难度还是有的。
但是……为了以后准备。
这一批人,都是新旧肉身的综合体,一旦需要,随时可以贯穿皓星界,化为新时代的肉身。
而几位强者,都感受到了。
无人说话。
也无话可说!
难不成,阻止李皓复苏大家?
那岂不是成了罪人?
而这一刻,铿锵声响彻天地,一位位强者,锤击胸膛,兴奋无比,高声暴喝:“军长无双!”
李皓铠甲下,一抹笑意一闪而逝。
军人嘛……又不会在意太多。
好处给足了,杀的又是敌人,扬名立万,发扬新武精神……其实比其他人好拉拢的多。
而自己,也只是借花献佛罢了。
刚刚死了一位圣人,一位圣人的血肉、力量,足够很多人复苏了,此刻,八师长哪怕不满意,也没办法,是保留背叛者的尸体,还是复苏这些袍泽,他该有选择的。
若是李皓拿吴鹏的血肉力量,去复苏别人,也许,这位还会不满意。
可现在……八师长也是无奈而又复杂地看着。
能说什么呢?
什么都不能说,甚至不能对任何人透露这个消息,否则,就是挑拨军中将士和军长对立了!
八师长瞥了一眼李皓,心中哼了一声,这是个坏人!
他很不满这人成为军长,可是……好像也没办法拒绝。
而此刻,李皓又道:“八师长肉身还没恢复吧?”
“我不恢复!”
八师长冷哼一声,李皓轻声道:“八师长不恢复,就是故意不愿出力剿灭敌人了?罢了,既然如此……”
“你说我怯战?”
“没这意思,但是你不复苏,实力大损,堪堪绝巅的战力,日月一重左右,我麾下太多日月……”
“你……”
“复苏吗?”
“复苏!”
八师长铠甲都在颤动,觉得自己无法抗拒,这一刻,只觉得自己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而李皓,露出笑容,探手一抓,一堆血肉浮现:“王署长原本用的肉身,刚刚炸开了,不过放心,这是用一些妖植的不朽之力凝聚的,并非那位的,八师长不需要膈应什么。”
“哼!”
李皓淡淡道:“藐视上级,军人,该如此吗?”
八师长瞬间憋屈无比,高声暴喝:“遵令!”
李皓微微点头:“这还差不多,军人,服从是天职!至于更多的事情,那都是额外的事了,军中长官会处理好的,八师长记住一点,听令就行!”
“诺!”
八师长再憋屈,这一刻,对着这位年轻的上官,也没办法,只能憋屈无比地回应了一句。
李皓点点头:“很好,八师长、九师长去恢复吧!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不能再浪费了,希望几位,尽快恢复全部战力!”
说罢,又道:“还有,战天城中的妖植,除了槐将军之外,其他妖植,全部编入妖植师!除去原本的13位妖植,再除去槐将军,还有22位妖植,都是不朽层次的存在,全部加入,妖植军,而今有妖植48位,绝巅14位,不朽34位,暂时由杉岐担任妖植师师长,帝卫担任副师长……”
槐将军欲言又止。
这就把我的那些子孙后代划走了?
还特意把我给剥离出来了?
这合适吗?
李皓又道:“槐将军是圣人,有要务处理,并无空闲去处理这些杂务,让杉岐、帝卫它们去做吧!槐将军……你觉得如何?”
还能如何呢?
槐将军轻声道:“便依都督……军长之意吧!”
李皓笑道:“槐将军大义!此次若胜,收获必然不小,我定当优先复苏战天军全体同袍!”
话落,转头看向力覆海:“镇海使,你统管妖兽一脉,只是如今,妖兽一脉,并无太多成员……苍山之地,倒是妖兽不少,只是很弱小,另外,银月之地,还有一些占山为王的妖兽,待我解决这些事情之后,定当再组妖兽军!”
力覆海倒是不太在意,随意道:“都督有心即可,一切随都督心意。”
李皓点头,“那就……努力修炼,早日恢复全盛状态!”
话落,一枚枚储物戒飞出,“这些都是能源石和生命之泉……诸位前辈,多多恢复,多一分战力,多一分希望!”
众人也不多说,各自拿着储物戒,迅速离去。
而李皓,铠甲下的面容,再次露出笑容。
而今,倒是舒服。
这偌大的战天城……无声无息之间,自己就占据了很大的主导地位,尽管还不是全部,但是……急什么?
也就心还没黑透!
真黑透了,此战,若是坑杀了两位守护,这战天城……就是自己的了。
当然,没必要如此。
李皓心中想着,他夺权,并非只是为了权利,而是不再希望,这些新武人,一次次地犹豫徘徊,这些人,每一次徘徊,都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损失。
既然软的不吃,硬的也不吃……那就软硬兼施好了!
解决了这些事情,李皓也瞬间消失。
他要进入皓星界,再做一些安排。
力覆海之前说,将皓星界打造成一个迷宫,其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不错的办法,如今谁进去,都能看透整个宇宙,既然如此,那就再费一些工夫,搬运一下。
而自己,也许也能趁着这机会,将自己的剑道36脉,全部开启成功。
……
就在战天城恢复安静的同时。
大荒之地。
几位荒兽,一次次地督促大荒之主进攻东方大陆,侵占东方。
它们也迫不及待了!
而大荒之外,消失的刘家古城,却是隐约在地下潜伏。
古城,如今大多都是沉寂的,无法启动。
而刘家的飓风城,却是无声无息,挪移到了附近。
城中。
红尘坐在城主府中,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大荒……
杀人复苏的计划,被李皓破坏了,禁忌海复苏的计划,映红月不知道弄了什么,导致禁忌海,反而不再波动了。
而今,唯有颠覆了大荒,才有机会,让天地再次稳固下来。
而自己,能想到这一点。
那李皓呢?
之前,倒是小觑了那李皓,无声无息间,居然被对方攻入了无边城,导致计划功亏一篑,现在的红尘,不再小觑李皓。
“若是他也知道……是否会出现在大荒呢?”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烁。
有些失笑,曾几何时,会想过,这个时代的人,会一次次破坏自己的计划呢?
又抬头看天,有些叹息。
红月的帝尊,也成了头上的利剑。
否则,强行走出,也无需这么麻烦。
这一刻,他和之前的李皓一样,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压力,走出去,会导致封印松动,红月帝尊破封而出。
不走出去,压根奈何不得李皓一方。
而李皓,一直都在压制二次复苏到来,这也不符合他的利益。
“李皓觉得,我会颠覆大荒……那大荒王,也许也这么想的……”
之前,他投影一道微弱的分身去找过对方,对方并未答应,这也在预料之中。
“李皓……大荒王……”
红尘心中浮现出一个个念头,忽然露出一些笑容。
“那若是……大荒蔓延呢?”
自己想出去,也未必一定要天地复苏,混沌蔓延,自己在混沌区域,隔绝天地,也许也能自由行走,只是,混沌侵蚀天意,也有可能导致封印松动。
但是,只要在可控范围内,自己也许可以再次走出去。
“还有,东方大陆的镇星城……是否和我有关呢?”
念头再次浮现,可惜,上一次没看到徐家人,倒是没找到镇星城遗迹所在,也不知道徐家人跑哪去了。
镇星城……取这个名字,也许和自己有关。
大荒蔓延东方的话,自己也许可以去看看。
……
同一时间。
大离。
映红月摇头,叹息一声,有些皱眉:“这乾无亮,之前只是无名小卒,没想到,倒是难缠的很!”
身旁,飞剑仙没了之前的仙气凌然。
此刻,略显狼狈。
长发飘落,也有些散乱,有些愤恨:“是很难缠!这几日,大量的成员死在了他手中,混蛋!现在怎么办?对方和大离王联手,大离军中强者不少,几次下来,我们损失不少,这乾无亮,如何能一次次发现我们的行踪?”
三大组织,一直以神秘为主。
可这一次,每一次都难逃对方的追踪,对方如同猎狗一样,一次次地锁定他们的位置,加上本身战力就跨入了日月中期,堪比不朽,配合大离王、姜离,三大组织,除了映红月,几乎无人能敌他们。
几次遭遇,她和阎罗、昊天山主都吃了不小的亏。
那乾无亮,每一次看到他们,眼神都很恶心,如同看到了绝世宝藏,一心想要取走他们的项上人头!
无他,李皓说过,取走三大组织首领一人的人头,乾无亮才算是任务完成。
而乾无亮很清楚,为何会有这个任务。
他也很清楚,若是自己完成不了,恐怕很难再次回到李皓的核心层,因为上一次,他选择性救人,被李皓看透了,他知道,唯有杀死一位首领,才能将功补过!
所以,只是短短几日,三大组织,在大离这边,比以前难受了百倍!
乾无亮不眠不休,一次次追踪到了他们,每一次,都会蚕食一部分组织成员,而对方,压根不在乎自己一方死人,反正,都是大离人!
而大离王,也想驱逐他们,灭杀他们,死人也没办法,只能跟着乾无亮不断追踪,双方都有损失,唯独乾无亮,天星这边只来了他。
映红月也是深吸一口气,片刻后开口道:“退出大离……离开大离,大离王他们才会收手……”
“又走?”
阎罗声音粗犷,带着一些愤怒:“从中部,逃到北方,从北方,逃到大离!而今再次离开大离,我们去哪?我们还能去哪?”
大离,已经是极北之地了!
再往北,就是天地壁垒了,那边,已经是天地的极限,无法再跨入了。
映红月沉默一会:“去神国!大荒不能去,太危险,李皓和红尘一方,都在盯着大荒!水云投靠了李皓,那如今……唯有去神国!”
“去神国?”
几人都是皱眉:“神国之前被李皓斩杀了大量强者,据说连圣阶神灵都被杀了,我们现在去神国……找他们合作吗?”
映红月轻声道:“只有去那!神灵还能复活的……另外,那月神不会轻易死去,而且,我和月神联手,也许可以帮这月神,恢复一些战力……她的力量,都被封印在了银月之中!现如今,她最艰难,又痛恨李皓,我若是帮她恢复一些战力,跨入圣人层次,也许……我们会迎来一个安稳期。”
神国在极西之地,而他们此刻在极北之地,一想到又要逃,几人都有些难受。
曾几何时,纵横天下的三大组织,如同老鼠一般,天天东奔西跑,一直没个停歇的。
正说着……映红月微微皱眉。
下一刻,外面,一声轻笑传来:“在这!”
轰!
一双拳头,瞬间砸破了天地,山峰瞬间崩碎,大离王身影浮现,露出一些冷色:“一群老鼠,还真在这躲着,乾将军果然有手段!”
乾无亮斯斯文文,露出笑容:“这一次……可不能让他们轻易逃走了,起码,得杀了映红月之外的几人!”
说罢,看向映红月,眼中露出一抹红光,轻声笑道:“映红月,侯爷说你难缠,说你是他最大的敌人,我倒想看看,这一次,你是一直留在大离和我们纠缠,还是……逃去西方神国,寻找月神他们呢?”
映红月微微皱眉。
看了一眼乾无亮,许久,开口道:“来我这如何?你来大离,倒是被发配了,李皓不重视你,甚至想借刀杀人,来我这,除了我之外,你可以指使任何人,甚至我也会和你商量行事……你我联手,何必听人指使?”
说罢,轻笑一声:“你有野心,何必屈服于李皓?”
轰!
大战爆发,大离王懒得听这些,直接出手!
而映红月,并未插手,飞剑仙几人战力居然也是极强,虽然比大离王他们弱,可也能抵挡一二,映红月只是一直看着乾无亮。
有些皱眉。
而乾无亮,笑容灿烂:“映红月,想拉我入伙,可以,你什么时候彻底摆脱了红月之力,再来拉我入伙,现在的你……不够资格!”
话落,一声轻喝:“大离王陛下,小心禁忌海暴动……”
大离王一怔,下一刻,一拳打向地下,轰隆一声巨响,地下居然浮现出一道河流,河流席卷天地,滔天而来,覆盖天地,腐蚀一切,迅速蔓延。
四周,迅速被腐蚀成了海洋。
大离王变色!
这腐蚀之力,如此强大?
这么蔓延下去,大离岂不是要出事?
而映红月,探手一抓,地下河流暴动,却是依旧皱眉看向乾无亮,乾无亮也在看他,看了一会,再次道:“他不敢蔓延下去,蔓延下去,禁忌海失控,他控制不住,那时候,他也要完蛋!”
映红月脸色再变,冷冷看着他:“有趣,我现在确定了,你能窥人心!乾无亮,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能力,李皓那群人,容不得你!”
乾无亮笑了:“映首领费心了,侯爷,比首领想象的要豁达一些!”
话落,一股力量涌现。
神通爆发!
一瞬间,四面八方,大量的三大组织成员,忽然有些失控,纷纷咆哮怒吼,如同发狂的野兽。
映红月脸色微变!
该死!
“哼!”
一声冷哼,响彻天地,四面八方,那些疯狂的成员,纷纷安静下来,可就这么一会,却是被神卫、神殿祭祀杀了一大批。
此刻,乾无亮声音传荡:“映首领,交出阎罗、飞剑仙、昊天山主任何一人,我便可以不再追杀你们,否则……”
“笑话!”
映红月一声冷哼,瞬间浮现在他面前,手中浮现出一根长鞭,一鞭抽出,虚空破碎。
乾无亮却是瞬间消失,下一刻,一只金色拳套,轰隆一声砸来。
上空,姜离咆哮一声,身体化为白骨,一瞬间,接替了大离王,以强大的初武之力,直接朝其他三位首领镇压而去!
映红月顿时皱眉。
遇到这乾无亮……很不顺利。
对方能窥人心!
可是……为何能屡次追踪到我们?
他自认行踪诡秘,别说窥探人心,就是真的是他的肚中蛔虫,也不该每一次都瞬间追踪到他们的。
朝下方那些三大组织成员看去,忽然明悟了什么。
乾无亮,这小人,在这些成员身上,一定留下了一些印记,而自己居然没能发现,只要带着这些成员,就无法摆脱他的追踪。
关键是,此人的印记,居然瞒过了自己的探查!
而不远处,乾无亮眼神闪烁了一下,轻声道:“映首领,你不会想丢下其他人,一人逃走吧?还是想要灭杀其他人,作为一方霸主,为了避难,杀光追随者……这样的人物,谁敢追随你?”
映红月有些愤怒!
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浮现,遮掩了自己,乾无亮瞬间眼中一痛,轻笑一声:“厉害,映首领恐怕人间无敌了,陛下小心,此人体内还有力量隐藏,只是忌惮爆发太强,惹来天意关注,他体内有红月之力,八大家血脉也不平衡,一旦爆发,很容易被红月之力入侵……不过,好像少了许多,映首领在哪释放了红月之力?难道……是禁忌海中?”
映红月脸色瞬间变幻了一下,下一刻,厉吼一声,一鞭子抽出,居然抽飞了大离王的拳套,瞬间消失,一瞬间出现在乾无亮头顶上方。
这一次,他手上也浮现出一双拳套,赵家的拳。
一拳打向乾无亮!
此人,必须要死。
否则,太危险了,李皓居然敢收拢此人,也不怕最后死于此人之手!
这乾无亮……居然也甘心被李皓驱使,看来,这些时日,李皓进步不小,否则,乾无亮这种人,岂会被李皓轻松驾驭?
这一拳,爆发力极强!
大离王都是一惊,眼看着乾无亮即将被一拳打死,有些骇然,这乾无亮若是死在这了,自己还真不好和李皓交代。
没想到,映红月真的强大无比,李皓之前让自己小心,自己还有些不在意,这一刻才明白错了!
这映红月,此刻的爆发力,甚至接近日月六七重,这是极其可怕的!
而乾无亮,只是日月四重而已。
就在他有些着急的时候,乾无亮却是瞬间消失了,连映红月都没看清楚对方怎么消失的,一拳居然打了一个空,这让他有些意外。
下一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忽然冷喝一声:“破虚妄!”
轰!
能量暴动,虚空震荡,一瞬间,乾无亮再次浮现,嘴角溢血,有些难以置信:“好厉害的手段……”
映红月却是皱眉:“你更厉害,你居然影响到了我的感知,你就在我身边,我居然没有察觉你,乾无亮……你能力如此诡异,李皓以正派自居,我说过,他容不下你!”
乾无亮笑了:“怎么会……”
下一刻,疯狂逃窜。
而映红月,也瞬间出现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有些凝重,这家伙,能力太诡异了,甚至有些提前预知的感觉,自己还没出手,他就知道,自己要出手了。
麻烦的家伙!
李皓让这家伙对付自己,倒是有些想法。
而大离王,再次杀来,这一次,大离王也怒了,双拳之上,忽然都浮现出拳套,怒吼一声,一双铁拳,瞬间爆发,虚空瞬间粉碎!
这一次,他取来了第二只拳套,映红月见状,也只能叹息一声,有些无奈。
这大离王……也是个白痴!
“撤!”
一声低喝,瞬间消失,飞剑仙几人,都是一脸憋屈,纷纷遁逃,下方,大量的三大组织成员纷纷被杀!
几人临走之前,倒是捞走了一些,可之前数万成员,而今,能带走的也不足十分之一。
四大首领,都疯狂逃窜。
大离王刚要追杀,乾无亮再次遁回,摇头:“不要追!再追,映红月就要爆发了……一点点磨他!我们去苍山那边,这些人要逃,大概率要去西方,通知侯爷,让侯爷封锁西方神国……”
超級鑑定師
大离王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你不要盯着我看,本王看你很难受!我若是李皓……你这种人,直接宰了算了!”
乾无亮笑了:“所以……陛下不是侯爷,不是吗?”
大离王轻哼一声,懒得再说。
此刻,觉得这家伙被丢到自己这边,是不是李皓也受不了他?
每一次,你好像还没开口,对方就知道你要干什么,要说什么了,这很让人难受的。
他沉默一会,忽然道:“乾无亮,你这能力,少用为妙,否则……本王看你,难逃一死!”
“多谢陛下费心……”
乾无亮笑了:“不用……更让人担心,藏着不用,岂不是别有所图?”
大离王语塞!
这倒也是!
知道他的能力,人家却是不用,那不得更担心?
真是矛盾。
乾无亮又道:“何况,侯爷其实并不在意这些,陛下倒是小觑侯爷了。”
“是吗?”
大离王不置可否,也不再说什么。
看了一眼映红月几人离去的方向,沉声道:“此人倒是也极其难缠,几次下来,也只是铲除了一些手下而已……”
“足够了!”
乾无亮笑容灿烂:“一点点去磨,将他的人全部磨没了,让他成为孤家寡人,成为丧家之犬,侯爷更喜欢!此人就算能杀,也不能贸然击杀,否则……很容易引出大变故!我们要做的,就是铲除他的羽翼,让他多年积累,付之一空!他逃去西方,也是好事,但是,他的人,不能逃走!给他去西方……此人还有野心,西方月神未必能斗赢他,若是被此人夺了银月之力,倒是对红月帝尊,会有一些克制,也能将侯爷的敌人减少一个……他和月神,互相斗法,死一个,都不会影响封印,也只有他们斗法,才能如此……”
大离王微微皱眉,没说什么。
映红月关系封印,而月神也是如此,这两人若是斗起来,倒是互相制约了。
只是,他开口道:“李皓不怕养虎为患,两人合一,也许更难缠?”
“没有帝尊难缠!”
乾无亮摇头:“侯爷要的是,他们去制约那位帝尊,映红月赢了才好,否则,月神鲁莽,反而容易触发封印,倒是映红月赢了,此人太精明,反而不会去触发,侯爷更希望他能赢!”
大离王微微变色:“李皓提前知道这一切?”
“不知道……我是说我不知道,只是猜测罢了,毕竟,侯爷真想杀映红月,也许早就可以,此次只是让我前来,也许便是存了此心……”
说罢,笑了一声:“不去猜测侯爷心思,陛下也不要误会,我只是说出我的判断罢了。”
大离王皱眉不语。
暗骂一声!
李皓这边,之前倒是没太大感觉,如今,愈发觉得,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给你们斗去!
只要映红月离开了大离,他才懒得管其他地方如何。
离开了也好,希望这家伙早点滚蛋。
乾无亮不走,他也难受。
而乾无亮再次道:“陛下只要助我一臂之力,击杀其他三大首领之一,我自会离开,其他三大首领中,阎罗最容易杀,此人最近已经憋屈到快要爆炸……只要稍加刺激,必然会选择留下死战,杀他……便在下一次!”
说罢,回头看了一眼南方。
那里,是银月所在。
虽然只是离开数日,但是他知道,李皓一定没闲着,如今一定在谋划一些事,自己若是再不回去,错过了机会,可能会再次掉队。
必须要迅速击杀一位首领,早日回归。
今时今日,到处都是机会。
他也不想和映红月继续纠缠下去,此人难缠无比,又不能轻易击杀,斗下去,自己只会吃亏的,如今,只是趁着对方不了解自己,才占据了一些先机罢了。
“逼迫对方去西方就行……这大概也是侯爷的想法吧?”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却是警惕起来,不能再去想了,一次次想这些,下一次,也许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