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春 起點-番八十八:汗流浹背分享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西苑,勤政殿。
二十二位成年皇子同太子一道,出席了元武二十四年四月初一的朝会。
看着朝堂上已经几乎完全不认得的官员们,诸皇子心中还是有许多感慨。
对于“圣天子垂拱而治”这七个字,也有了更深的认知。
想来,早些年为这七个字欢欣雀跃口口称圣的那些人,此刻肠子都已经悔青了,更甚者,他们已经没了肠子,唯有白骨……
也是可笑,那些人怎么就会相信,凭一己之力撼动乾坤的圣天子,会任凭他们摆布呢?
就他们所知,如今贾蔷在朝堂上露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莫说寻常京官,便是三品以上的衣紫大员,一年里也难见几回圣颜,但这并不妨碍,天家对朝堂,对天下封疆乃至道府州县各级官员的掌控,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
像当初对九大世家的悍然出手,将各级府衙内无数近亲繁殖的窝案连根拔除的肃整行动,历朝历代,也没几人敢为。
之后朝廷对官场一波连着一波,几乎从未平息的自我审查,也让主流官场始终保持着中等清正。
然而贾蔷,似乎仍不大满意……
三年以来,他第一次又对政务开了口,自然让以于万洲为首的军机阁臣们,以及文武百官十分震动:
“任何时候,只要中枢有了自矜和怠慢的心思,认为眼下的局势已经是最好的,或者为了所谓的稳定,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就一定是走下坡路,滋生腐败,纵容毒瘤悄无声息侵蚀皇朝根基的开始!”
“天下吃皇粮的官员和吏员加起来已逾百万,今后只会越来越多,但凡纲纪王法松弛一点,下面产生的问题必然多的惊世骇俗!”
“不止是操弄权柄,以权谋私贪腐败坏者,市面上的青皮恶霸有没有?为富不仁仗势欺人的豪富乡绅多不多?青楼、赌坊、当铺、车、船、店、脚、牙,涉黑欺民的事有没有?”
“朕相信,一定会有,而且绝不在少数!”
“有一事,朕要提一提。这些年来,便是市井三岁顽童亦知晓了格物科学之重要。不少激进的官员,甚至上书于朕,请求朝廷废黜科举制度,至少不要再考八股经义文章了,全部换成格物科学之道。朕没有答应,因为朕坚持认为,科举可以改革,可以增设格物科学分类,但不能尽数废黜经义,为何?”
“因为四书五经,是教人知礼,教人仁义道德,也是教人向善明悟忠义大道的!”
“朕从来认为,若民间风气不正,世间道德败坏,那么即使能强盛一时,也终难逃自我毁灭之路!”
“吾皇圣明!”
百官虔诚跪拜。
圣天子三年不开口,开口便事关民生之重,他们心中万分敬服。
于万洲出列躬身道:“圣上金玉之言,臣等领受。其实这些时日,臣于军机处,也曾对诸位同僚谈及此事。过往因交通往返不便,大燕疆域过于辽阔,所以许多事没甚好法子。便是民间也有谚语,道强龙难压地头蛇。但如今南北火车已通,万里之遥也成坦途,再提甚么天高皇帝远,就说不过去了。”
追求力很強的後輩的故事
贾蔷闻言,满意笑道:“爱卿办事,朕是信得过的。是啊,南北铁路已经开通,便是长江天堑,也将以钢铁之桥铺成通途!且从今往后,无数铁路将会勾通大燕每个省,乃至各大道、府。千里之遥,一日既至。既然如此,那么不止京里的御史、刑部的官员、大理寺的官员,便是诸军机阁臣、六部堂官,都可常去下面走走看看,视察一二。不体察民情,怎知民生之苦呢?”
于万洲笑道:“就怕会叨扰地方啊。京官还是穷,一旦出去了……”
贾蔷闻言哈哈笑道:“于爱卿倒是敢说真话,不过大理寺和御史台不就是监察百官用的么?如果监察不利,那说明大理寺和御史台有问题,存在漏洞。既然有疏漏,就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实在不行,还有绣衣卫在……”
于万洲忙道:“圣上所言甚是,不过还不必出动绣衣卫。唯有遭遇危及国朝安危之时,方可出动绣衣卫。其实早在元武三年起,朝廷就受圣上之旨意,不断往外派遣御史官员。只是因为大燕着实广阔,言官自京城出发,还未至地方,消息早就传了过去,意义也就不大了。如今却是不同,当有奇效。”
贾蔷闻言呵呵一笑,道:“好,且听爱卿的。朕也相信,朝廷诸部堂间通力合作,必能解决此难。不过,朕且再最后啰嗦几句。以朕之见,朝廷可不定期的往各省、府派遣巡查小组,小组又可分明暗两队。明者,听取民声控诉。但很显然,许多百姓碍于凶威,未必敢出面,所以还要有暗队,暗中巡查。
朕于政务一道,并不擅长,能提出的建议,也就这么多了。余下的,都要靠朝廷上的诸臣工们,以不世之才,爱民之心,来不断的完善。
朕的先生曾与朕言,于爱卿乃不世出之奇才,若将青史上所有名相排个序列,他相信于爱卿可排前三……”
此言一出,殿内无论皇子还是文武官员,无不哗然一片。
这个赞誉,着实有些太过惊人。
而且,若只出自林如海之口,也就罢了,谁都知道,于万洲当年能从藩土直接调入京中为官,三年后直入军机,有林如海的力荐。
可贾蔷当着满朝文武这般说,显然已是认可了这种说法。
只是,于万洲这些年虽然做的不错,尤其是在接任突然离世的张潮留下的重担,担任元辅前,就已经以超强的手腕,强势推动义务兵役制,使得大燕每年从本土上往藩土、外省固定输出上百万的义务兵。
这些义务兵最大的作用,就是成立生产建设兵团,开发藩土、外省的沃土,使得朝廷对四大藩土和诸外省的开发大大加快。
这可并不是简单的差事,不是只要将人送出去就完事,这个过程中牵扯到方方面面无数条线,杂乱如麻。
然而于万洲却能以沉稳坚决的手段,将各方面理清理顺,一举抵定了全民义务兵役制的妥善运行。
但是……
这个评价是不是仍旧太高了些?
就治政功绩而言,便不提林如海,韩琮、张潮、李肃等,也都不在于万洲之下。
于万洲本人显然也大为惊诧,从来不动神色的面上,也颇显动容,他激动的面色涨红,大礼跪拜下去,叩首道:“圣上,臣本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圣上所重,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岂能得报于万一?臣所为者,不过忠于厥职本分之属也,焉敢当得圣上和林恩相如此赞誉?臣羞之愧之,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不想长生不死啊
众臣面色复杂,原以为今日是天子携诸皇子相见百官,想让百官出些力,去秦洲为诸皇子效命出力……
未想,竟是一出君臣会……
仅凭今日一场,于万洲便足以千古流芳矣。
贾蔷微笑道:“其实在朕看来,于爱卿是有机会成为青史第一名相的。只要能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不断的完善朝廷各项制度,尤其是自我革新纠错的能力,真正让朕,以及后世之君做到,圣天子垂拱治天下。那么,你必为古今第一名相!”
这话,却让于万洲额头上的冷汗,一瞬间涌出,汗流浃背……
第九星門 小說
……
“呜~”
“库嗤库嗤库嗤~”
一列皇家专列在直隶大地上奔驰着,铁路两侧绿油油的田野一望无际,远山处处青翠。
一轮夕阳半边已落西山下,余晖连天上的云朵也染的一片红火……
贾蔷临窗坐于车厢内,脚下铺着厚实柔软的高山羊绒地毯,不远处,一群三四岁的孩童围坐在一起,相互打闹嬉戏。
黛玉坐于贾蔷对面,看着他鬓角的霜白,和望着窗外出神的神态,想说甚么,终究未出口。
虽然心疼长乐,可是她更心疼眼前的男人。
操持着如此庞大的一座帝国,古往今来第一人,他所耗费的心神和精血,该多么的繁多……
放在二十年前,黛玉绝不信,贾蔷会这般早早白了头发。
她那时只担心,她早早容颜老去时,贾蔷正值青壮之年……
“叹息甚么?莫非长乐那丫头,又跑来央磨你?真正是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还没出阁呢,心就偏到那边去了,可见朕的一番宠爱白白辜负了……”
贾蔷佯作不喜的说道,只是哪里瞒得过枕边人的眼?
黛玉没好气嗔道:“你也就在我们面前念叨一句,当着晴岚的面,怎么不说?”顿了顿又轻声道:“前些时日,皇上在百官面前说的那番话,听说引起了极大的风波。那于万洲都快被批成古往今来第一大权奸了,皇上,你心里到底是如何作想的?”
贾蔷呵呵笑道:“晴岚让你到朕这边套话来了?”
黛玉眉眼一如当年娇俏可人,看着贾蔷嗔道:“你说的那样骇人,谁敢不惧?莫说长乐,就是我爹爹,还有韩家丫头说她祖父,都担忧不已。皇上也是,原本说的好端端的,可最后一句话,却将人从天上一下打入万丈深渊。也就是那于万洲心底硬实些,换个旁人,此刻怕早就乞骸骨闭门待罪了。”
贾蔷笑了笑,道:“朕说的分明是心里话,偏世人都误会于朕。但是,朕相信于万洲不会,他终究会明白朕的心思。你当朕为何这个时候带着天家离京南下?朕给他腾出地方来,好大展拳脚。前三年他是接了张潮未尽之职,军机处的人和诸部堂官们多是张潮旧臣。这三年他用尽手腕,将这些人拢住不散,为其所用,但也仅是如此了。真正想做出旷世伟业来,还需要他自己的人手来组阁。
于万洲之才能,还远未展现出来。林妹妹,你且看着罢,未来十年,才是大燕真正腾飞壮大之始!”
黛玉吃惊道:“还要壮大腾飞?都已盛世如斯,还要怎么壮大腾飞?”
贾蔷伸手将她揽入膝上抱住,揽入怀中,一并看着车窗外的远山和落日余晖,微笑道:“不急,不急。先前的日子过的太快了,如今朕终于能偷些闲暇来,与妹妹一起,慢慢欣赏这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黛玉闻言,眼神一下融化了,轻轻将螓首靠在贾蔷肩头,伸手去轻抚,他鬓间的斑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