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討論-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汨羅古城(下)分享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你认识这些人吗?”刘危安问。
“不认识!”浑江牛摇头。虽然是同行,但是土匪都是各自为政,彼此不相连,他不认识别的土匪,别的土匪也不认识他。
“这些人好像比你更凶悍!”聂破虎笑着道。
浑江牛黑着脸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找死!”
前面转弯之后,突然出现了一座横堤,以木头建成,对着来船的方向都是一根一根成年人合抱的巨木,一端削的尖锐,锋利无比,如果被撞上,只怕立刻便是船毁人亡的结局。吓得平安商队的床赶紧停下,距离太近,弄得手忙脚乱,堪堪在触碰到尖刺的时候停下来了。
如果技术稍微差一点,或者船员稍微大意,那么已经撞上了,设置横堤的人太可恶了。
“停船,检查!”岸上冲出来数十个拿着刀剑的匪徒,长相凶恶,冲着三艘船只大喝,气势汹汹。聂破虎看了一眼刘危安,见到他没有说什么,遇上上前一步,抱拳道:“诸位好汉,我们是归乡的游子,并非商旅,船上并无财物,还请网开一面。”
“少废话!”一个三角眼率先跳上了船,凶光四射的眸子先是打量了一下站在船头的刘危安、浑江牛和聂破虎三个人,似乎在衡量三个人的危险程度,刹那之后,冷冷地道:“你们最好不要乱动,我们是来找人的,只要搜查之后,你们就可以走了,如果乱动,休怪爷爷的刀不客气,搜查!”
跟着跳上船只的匪徒们虽然奇怪二当家的今天这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但是对于二当家的命令却不敢怠慢,熟练地冲入船舱,大肆搜查,动作很粗鲁,船舱内传出翻找东西和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浑江牛看了刘危安一眼,见到他没有什么表示,感觉挺奇怪的,左右一看,才发现沿河两岸不知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匪徒,张弓搭箭,瞄准了船队,只要任何人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射出蓄满了力量的利箭。
箭头乏着蓝汪汪的光芒,喂了毒药。
匪徒选择这个地方拦截,也是经过考虑的,第一是河道转弯,过往的船只必须减速,这样就不担心堤坝被撞毁,堤坝搭建的并不结实,被船只撞上去的结果只有一个,堤毁船灭,第二,这里的河道狭窄,方便弓箭手弓箭,如果河道太宽的话,弓箭手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了,最后一点,便是两岸树木繁茂,杂草横生,隐蔽性很强。
“兄弟,你们这是寻找什么人呢?”浑江牛问三角眼。
“谁是你兄弟?”三角眼很豪横。
“出来混的,我给你面子,你给我面子,兄弟这样说话就很伤人了。”浑江牛黑着一张脸,在牛头山混了这么长时间,《安江城》都没几个人敢这样和他说话,这个土匪很嚣张。
“给你面子,你配吗?”三角眼是丝毫不客气。浑江牛眼中的怒火一闪而逝,不过,刘危安没开口,他也只能忍着。
“二当家的,没有!”三艘船只并不大,搜查的小喽啰很快就检查完了。
“没有!”三角眼听了之后,脸色有些阴沉,目光在三艘船只之间来回打量,就在他要收回目光的时候,风仪情从船舱里面出来了,他顿时眼睛一亮,指着风仪情:“把这个女人带回去!”目标没找到,找个妞回去也好,勉强也能给大当家的交差。
“各位好汉,这不符合规矩吧?”聂破虎脸色一变。
“老子的刀,就是规矩!”三角眼恶狠狠地道,就在小喽啰们冲上去的时候,刘危安开口了:“动手!”大家讲规矩,那么他也不会坏了规矩,但是如果有人要坏规矩,他就不客气了。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十几小喽啰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身首异处,反而是风仪情发出了一声尖叫,原来是一蓬鲜血刚好溅射到她脚下,把她吓了一跳。
“好大的胆——”三角眼说不出话来了,浑江牛的手不知何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一瞬间,他仿佛肩膀上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座泰山,全身的骨头咯吱咯吱响,随时都可能断裂,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冒出来。
他根本没有察觉浑江牛是何时出手的,心中后悔不已,知道踢到铁板了。
“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兄弟!”浑江牛慢慢地道,最后‘兄弟’两个字咬的很重。
“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吗?”三角眼在巨大的压力下,一张脸涨的通红,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他心中有些害怕,但是眼中依然凶光不灭。
“不就是山贼吗,还能是谁?”浑江牛道。
“放了他!”一道黑影出现在堤坝上,身体由虚幻变成实体,仿佛亘古之前就站在堤坝上,脸上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没有任何感觉的眸子,盯着浑江牛。一瞬间,浑江牛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你是何人?”聂破虎开弓瞄准黑衣人,一股直欲射破苍穹的锋利杀机爆发,河面上,出现一条凹陷的痕迹,延伸到黑衣人的脚下,恐怖无比。
“我再说一遍,放人!”黑衣人对于聂破虎的箭,仿若未觉,只是盯着浑江牛,丝丝缕缕的寒气不知道从何处冒起,安江河突然安静下来了,河水迅速结冰,三艘船只的表面浮现一层白霜,温度极速下降。
“藏头露尾,真是给山贼丢人。”浑江牛眼中厉芒一闪,气息爆发,刹那间,风云变色,沿河两岸的树木皆朝着外面倾斜,安江河的上空,一只洪荒异兽的虚影缓缓形成,安江河下沉数寸。
山水小農民 小說
“放箭!”黑衣人见状,杀气迸发。
“不要——”三角眼眼中的惊恐随着咔嚓一声,定格,两岸的弓箭手射出了利箭的时候,浑江牛捏断了他的脖子。一个弃子,留着也无用。
电光石火之间,一座大鼎从第三艘出船只里面飞出来,在半空中极速旋转,产生的风暴把即将射中船只的箭矢全部卷飞了出去,面无表情的种重岩飞身而出,一掌拍打在鼎上。
当——
音波如刀,掠过虚空,一片惨叫声中,沿河两岸的弓箭手和树木拦腰而断,数百个人一瞬间秒杀,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而浑江牛和黑衣人的厮杀也到了白热化,从实力上看,黑衣人略胜一筹,但是浑江牛这边还有聂破虎助阵,聂破虎站在船头,弓如满月,并未射出,但是这种含而不露的威胁才是最令人惧怕的。
黑衣人没办法全力以赴,束手束脚,反而被浑江牛攻的节节后退。
当——
种重岩手指弹在大鼎上,一缕波纹袭出,黑衣人身体一颤,如遭雷击,身上的气息絮乱了。就在这个时候——
嗖——
聂破虎射出了利箭,快如流星,黑衣人做梦也想不到,聂破虎的箭矢竟然会拐弯,他自认为靠着精妙的身法已经避开了箭矢,直到箭矢洞穿心脏才猛然醒悟,大喝一声:“卑鄙,你们以多欺少——”声音充满委屈和不甘,还有浓浓的后悔。
啪!
浑江牛一掌击在他的头上,坚硬的头骨四分五裂,黑衣人直接毙命,尸体坠入安江河,几个沉浮,刹那不见了。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单纯,简直丢山贼的脸。”浑江牛对着安江河吐了一口口水。
“没礼貌!”聂破虎对他道。
“又不是在城内!”浑江牛脸色一红。
“去抓回来!”刘危安瞟了他一眼。
我會提取萬物屬性
“怎么了?没死吗?”浑江牛吃了一惊。
“他手上有空间戒指!”刘危安道。
“……”浑江牛的脸更红了,还是一个跟随而来的小山贼有眼色,赶紧跳下安江河,十几秒钟后,拖着黑衣人的尸体回来了,果然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空间戒指。
至于岸上的尸体,不需要吩咐,平安战士已经跳上了岸,摸尸。浑江牛目瞪口呆,算是彻底见识了平安商队的做事风格,他们做山贼土匪的,发的是活人财,平安商队最狠,活人死人的财,都发。
“能看出这人的身份吗?”刘危安掀开黑衣人的黑巾,露出一张坑坑洼洼的脸,像是被虫蚁啃咬过,十分吓人,风仪情远远地看了一眼,吓得尖叫起来。
“不认识!”浑江牛摇摇头,其实,不需要看脸,打斗时候露出来的武功心法他便知道不认识了,见过的人,只看武功招式便能认出来。
堤坝是活动的,只需要移动几根木头就能打开一个缺口,供船只穿过。摸尸完毕的平安战士上船之后,三艘船只重新起航。
刘危安拿着空间戒指在研究,空间戒指上布置了两个阵法,一个阵法的功效是隐匿,把是把戒指隐匿,而是把戒指上的阵法隐匿,被隐匿的是一个攻击阵法,如果对阵法研究不深的人冒然开启戒指,那就倒霉了。
这枚戒指最不简单的地方不是阵法,而是两个阵法,在如此小的体积上,刻画两个阵法,而且是不相同的阵法,以他的阵道功底,也无法做到。
研究了一阵之后,刘危安又有了新的发现,两个阵法不是毫不相关,而是存在联系的,想要破解隐匿阵法的话,立刻会遭到攻击阵法的攻击,而在隐匿阵法的隐藏想,想要破解攻击阵法是不可能的,这就无解了。
“有意思!”接下来的行程中,刘危安躲在船舱里面研究戒指,大小事宜,皆让聂破虎处理。
世界唯有你喜歡
大事没有,小麻烦不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河道上的土匪比山上的土匪多多了,每隔十里八里就出现一股,数量不定,少的二三十人,多的三五百人,他们以打劫过往船只为生,很讲道义,财务只取两成,不伤人命,当然,前提是配合,不配合的话,只有一个结果,一个不留,尸沉河底。
聂破虎遵循刘危安的命令,对于所有的土匪,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安江城》是平安军以后扩展的重要一环,周边的土匪太多,显然是不好的,既然看见了,那就顺手消灭了。
有浑江牛和项祭楚出手,两岸的土匪们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平安商队,一路横推,直到进入汨罗古城的范围,土匪一下子看不见了。土匪是没了,船队依然无法安宁。
在河道内航行,危险重重,山贼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威胁,真正的威胁是那些毒虫猛兽,毒蚊子、毒苍蝇、毒飞蛾、毒蚂蚁、毒蛇、毒蜘蛛……一些看似芝麻粒大小的蚊虫,杀伤力可怕的吓人,即使黄金级别的高手,如果不小心被咬到了,也有死亡的危险。
白日还好,最恐怖的是夜晚,太阳落下去之后,就是蚊虫出行的时候,蚊虫多的可以把人抬起来,种重岩以大鼎悬空顶上,降落蚊帐一般的气息,笼罩三艘船只,坚持了一个晚上,若非如此,船上的众人,别想睡觉。
天亮时分,从打坐中醒来的聂破虎逐渐离开的蚊虫,暗暗心惊,如此多的蚊虫,其他的商船是如何过夜的?他不认为每个商队都能请到一个白金级高手来守夜,白金级高手还没有那么廉价。
从安江河道转入汨罗河道之后,水流平稳了许多,船只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加上沿河两岸,几乎不见山贼土匪,三艘船只一路通畅,吃过午饭没多久,河道的尽头,一座巍峨的城池出现在视野中,山水交融,散发着古老和威严的气息,《汨罗古城》到了。
平安战士们都很激动兴奋,进入《魔兽世界》之后,便一直在陆地上活动,乘坐船只,还是头一遭,那种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坠入河里的感觉实在不是一种好的体验,还有不少人晕船,靠着内力压制住的,见到《汨罗古城》,都有一种解脱之感。
“终于破解了!”就在这个时候,穿舱内,响起刘危安兴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