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1027章 老友的目的閲讀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假如只是这样的话,你不会轻易答应要做这个职位吧。”
”为什么不呢。能够拿着公费四处走走看看,还有比这样更好的生活吗。而且这个职位能接的私活,利益可是相当丰厚的。我们又不禁止这种事情,只要每一回出航的目标能够达成,又不耽误原本的目的,额外做什么都是自己的事情。”
胡安‧贾维尔振振有词,倒是让某人想起,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么个浪子的性格。感叹道:”果然是你会做的事情啊。还真是让人不意外。估计会跑来圣城埃斯塔力,也有一部份理由是你自己想来看看吧。”
”嘿嘿,当然。大图书馆的名号可是听闻已久,我可是迫不及待带领那些小家伙们去见识见识呢。”
”是你自己想去看吧。”看着提起大图书馆,胡安所露出的表情可是比他口中的小家伙,那群来自魔法学院的学员们还要兴奋,那么到底是谁比较想去这样的问题,也就不需要问了,不是嘛。
就好像年纪小的时候,去什么地方,吃什么东西,究竟是自己想去、喜欢吃的?还是父母想去,父母喜欢吃的?这样的问题可是不能讨论的。讨论了就会挨打;就算没吃一顿竹笋炒肉丝,也会收获一通让人想要自杀的抱怨,口口声声说什么都是为了自己。
就在某人正思考着,要不要吐槽一下,打击眼前这个让人嫉妒的老男人信心时,芬教完学院的生命课程回来了。进到小宴会厅的她,身后则是跟着两个学徒。一个某人的,一个她自己的。李奥纳多和巴兰女侯爵。
作为前魔王大人的唯一学徒,巴兰女侯跟在芬的身边是有道理的。但自己的学徒,老乡李奥纳多会被芬带在身边,或者说带去学院的生命课程,理由是因为这小子的画工非常不错。
要把脑海中的影像忠实地呈现出来,某人的白板笔术至今无人可出其右。但只要维持着魔法的权能中断了,影像画面也就消失了。
假如这些影像想要记录下来,除了以图片格式储存在特制的魔石媒介中,或是直接储存到论坛上,就是没办法直接输出为纸本,保存在现实世界中。
迷地的计算机大业发展至今,虽然有印刷机了,但可还没有打印机呀。两者的体量大小和用途完全不一样。既然没有打印机可以将文件或图片输出到纸张,想要有实体的纸本,一切就回归到最初的方法,也就是笔杆子上。
单纯的文字还好说,哪个魔法师不是抄书抄过来的。也就是论坛兴起的这十来年,才有这种以魔石作为媒介的储存方式,再透过浏览器程序与水镜术屏幕去阅读。但是抄写、笔记这些传统的东西,可还没有完全被放弃,所以大家抄写的本事还在水平之上。
但是图片的输出,可就考验画工了。而这一点,又需要一些天赋与练习。某个在穿越前,曾经画过,也帮忙过同人志的穿越众,画工还算有一定的功力,特地钻研过的美术技巧,也让他可以在画画上说出个四五六来。但要论这份本事,还真不是自家学徒,李奥纳多的对手。
可愛內內 小說
简单一点的画,那小子连草稿都不打的,没有一笔画完成,也能一气呵成,完成全图的神技可是时常见到。就算复杂一点的图,他也能迅速地勾勒出轮廓来;再多给一点时间,各种细节都不在话下。
雪戀殘陽 小說
……好吧,愈来愈觉得,他就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了。
而看见一个熟人,且还不是魔法学徒。胡安‧贾维尔绅士地起身,行了一礼招呼并赞美道:”许久未见,芬阁下。您的美貌更胜以往,在这寒冷的冬季中,可以融雪的暖阳,如此让人向往着亲近。”
这是花花公子的性格又发作,想要怀念一下吗。不说某人就站在旁边,胡安的老婆也站在他自己后头。
林当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安玛莉那张可说是普通的容貌是脸色平静,一点也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的感觉。这种胸有成足的态度,是笃定自己的丈夫不会成功,还是窥探到了未来的结果?
另一位当事人芬,则是一脸迷糊的歪着脑袋,看向这个跟她打招呼的男人。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胡安见状,露出了夸张的失望表情,单手扶额说道:”看您的模样,您该不会正在想’这家伙到底是谁’这类,让人失望的念头吧。芬阁下,来自大陆西南雷昂区的胡安‧贾维尔,在此向您致意。也再说一句,好久不见了。”
”哦,是你啊。我想起来了。”
原本看到有客人,打算回自己房间的芬,这才走过来打招呼。她在这个家中可不是什么’女主人’的身份,她本身就是另一位主人,所以不会对林的客人有任何屈意奉承的表现。
但遇到自己也认识的人,芬也不会不近人情到冷脸对人。所以她带领着两个学徒,加入到小宴会厅,欢迎客人的谈话中。
胡安‧贾维尔再一次介绍他身后的人们。当然,这位长袖善舞且妙语如珠的大魔法师,不会把相同的台词拿出来再说一次,恶心已经听过的人。调个顺序,用不一样的形容来介绍,不说第一次听的人认识了这群新朋友,听过一次的人也多认识了几分。
芬不耐烦在社交辞令上浪费太多时间,但并不代表她不会。所以她也按照着礼节,介绍道:”这是我的学徒,格瓦那帝国的贵族,巴兰女勋爵。另一个是他的学徒,李奥纳多。”这里的’他’,指的当然就是林了。
虽然说罩在黑纱底下,全身上下包紧紧的,除了女性的装扮外,其实看不出里头的人究竟是公是母。但一个帝国贵族的身分,还是让那几个被流放的小毛头,眼睛都亮了起来。这可让怕生的花季少女,躲到了自己老师的身后。
一杯八宝茶 小说
可惜的是,芬没有什么保护人的觉悟。无视了躲在身后的自家学徒,坐到了那张柔软的专属沙发上,直视着这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问道:”说吧,你来的目的地?”
干笑两声,胡安‧贾维尔说道:”就不能是和老朋友叙叙旧吗?”
芬斜了这位风流倜傥的大魔法师一眼,说:”你和这家伙一样,──”指着不吭声的林,”──根本不在乎人,一定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想见识大图书馆,又因为我们就在圣城里头,所以顺道过来看看。这样的理由,说服其他人还行。不过,为什么不直接说你想做什么呢。”
”好吧。”胡安无奈地说道:”真是都被你们摸透了。假如说我过来的目的地是飞空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