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七十二章 見異觸舊影推薦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度诺笑了笑,没有在乎伊初略带挑衅的语气,他道:“我很早就注意到了你,你一直在找寻灵性的源头,也是你,才引发了神子的共鸣。”
伊初马上了确定了,这个人不但和神子有关,而且也有可能就是神子的创造者。但是他没有主动戳破此事,因为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他满不在乎道:“那又怎么样?”
度诺道:“你既然与神子的力量有了交集,还找了过来,无非是要寻求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给可以给你。”说到这里,他止住了话头,只是看着他。
伊初摸了摸下巴,他走了前方一块大石之上坐下,道:“我不喜欢卖关子的人,也不喜欢居高临下的施舍,如果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那就我走了,找到真相的路可不止一条,没有你我自己未必找不到。”
度诺凝视着他,眼神忽然变得深邃无比,道:“有信心是好事,我对你很欣赏,你的灵性感应很少见,不如加入我。。”
透視 眼
“好处呢?”
伊初立刻接上道。
度诺见他如此直接的讨要好处,沉默了一会儿,才意味深长道:“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伊初道:“你这话说得太唯心了,好像什么都没说,让我觉得很没诚意啊。就算荒野里的异神招揽人时都要展示力量,或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不是空口白话。”
度诺缓缓道:“你要什么诚意?”
伊初看着他道:“说点有用的吧,我的目的要寻找至高,你就说我加入你能不能找到吧。”
度诺道:“你很聪明,但是凭借你找不到至高的,而我距离至高比你更近,跟随我,你可以省去很多的弯路。”
伊初道:“是啊,虽然这些麻烦减少了,但是别的地方一定会付出更多,你说是不是?”
度诺缓声道:“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平白获得的,在你的最高的目标之前,难道其他东西不该是位居其次的么?你为什么会觉得吃亏了?这样的交换莫非还不够公平么?”
他意味深长道:“你应该知道,神明是不会随意许诺的,机会来了,若是不抓住,那么就永远错过了。”
伊初道:“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什么都没拿到,见到你和没见到你之前,没有任何区别,反而只有麻烦,那我为什么要回应你的招揽呢?”
度诺道:“这就是你的回答?”
伊初看了看左右,道:“我一路过来,见到你摆放在这里的那些雕像,发现各个族类的都有,你这是想看看我会留意哪个,判断我的族类,从而揣摩我的喜好,是不是?“
度诺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你方才没有联络天夏方面,我以为我们之间是能沟通的。”
“让你失望了。”伊初双拳一碰,发出一声爆响,魁梧的身躯站了起来,如山巍峨,道:“我是天夏人!”
这一句话说完之后,他大步踏前,对着其人一拳就是砸了上来。
他并不莽撞,对方在言语试探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着对手,虽然气息不曾外露分毫,但他可以通过灵性交谈确定,对方层次并不超过自己,而且从言语中看,肯定是与神子有关的,这无疑是一条线索!
对方肯定不会老实束手就擒的,既然如此,那还废什么话,先打了再说!
度诺站着没动,但像是惊动了蜂巢一般,嗡的一声,偌大湖畔身边的那些虫子石像全都于一瞬间活了过来,不止如此,湖水之中也有密密麻麻的巨虫爬出,从天空看去,其若潮水一般向着伊初所在之地涌来。
伊初却是毫不在意,道:“早就等着你了!”
神子能从陶土变成活人,这些石像转为活物也没什么奇怪的。
身为伊帕尔初代神王,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一群虫子根本不可能让他动容。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除了这些虫子之外,那些各个族类的石像同样在此时活了过来,而且都实打实的拥有自己族类的力量。
我的機器人室友
那些莫契神族的就算了,连伊帕尔神族都是具备原来的力量,要不是身为初代神王,每一个伊帕尔都可算他的子嗣,他没有从中感觉到任何血脉牵连,连他差点以为对方是将原先族人封印在此。
这些族类所具备的力量与那些虫子不同,彼此配合之下,是能给他带来一点威胁的。
闹婚之宠妻如命 小说
但是那又怎么样?
虽然他抛弃了自己原来的身份,但伊帕尔第一代神王的力量仍旧具备着,他纵使还没有站到顶点,可上层力量之下,能制压他的人已经不多了。
他狂吼一声,脚下一跺,大地隆隆震动,连远处的山丘都是一同垮塌下来,湖水像是沸腾一般跳动着,所有的虫子都是于一瞬间被震碎,以他为中心,一圈圈向外伏倒崩塌。
随后他扬拳对空处一砸,那些个方才冲至近前的异神族类却是骤然一顿,过了一会儿,却是连灵性带躯壳一并原地破碎了。
但是这一拳与先前声震大地的一脚不同,力量仿佛收敛到了极致,除了没有波及任何地方,连灰尘和微风都不曾扬起半分,如果不场面上的事情正在发生,似乎这个人就不存在于那里。
只两个动作之后,场中所有的石像都是碎了一地,伊初看了看度诺,大步向着其人走去,伸手出去,试着一抓他的肩头,却是直接从身上穿透了过去,不觉有些意外。
度诺站在里面,看着他道:“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说完之后,他身躯闪了一闪,居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伊初想了想,看向一边的石碓,只是两目凝视之间,这石碓就晃动了起来,随后轰然粉碎,从里面滚了出来一个珠子,他凭空拿到手中,琢磨了一下,发现是一件精巧的神器,毫无疑问方才的照影就是依靠此物显化出来。
他自言道:“原来是是用这个东西,有意思。”他倒是第一次在同层次的斗战之中见到用这种小玩意,所以一开始倒是没有想到。
他倒不觉得如何懊恼,因为对方本来就是突然冒出来的,与他的行程并不相干。他将兜中玉符取了出来,并将方才所遇到的事情传告去了上层。
张御很快得到了伊初的传报,他略作思索,从伊初描述来看,对方毫无疑问就是邹正的另一具体分身了,只是这个时候忽然主动现身,情形有些微妙。
其人是因为其本能感应到了什么,还是因为伊初的找寻让他觉得自身有可能暴露,提前出来遮掩?亦或是单纯为了混淆视线?
他思考了一下,决定直接向邹正请教。若说对最为此人最为熟悉的,无疑就邹正了,毕竟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
意念传递到气意分身上后,他便向邹正说及了此事。
邹正想了想,道:“那些石像我是见过的。”
张御微觉意外,道:“义父见过?“用邹正自己的话,躲到这里就没出去过,那这些石像至少在几十年前就有了。
邹正道:“狡兔亦有三窟,我因为与旧族不和,习惯布设一个个的据点,不说一定有用,但总是一个后手,而另一个我也是同样有此习惯。方才那个照影,应该他在某个时段布置的,只要遇到了一定特殊情形,就会提前反应。”
张御道:“也就是说,那个照影所言之语,所做之举,未必是他现在的想法,甚至与他本人都算不上有牵扯,只是无意中触动了他留下来的布置。”
邹正道:“极可能是这样。”
张御点点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不是他们打草惊蛇了,下来的围捕计议不必做什么改变。
而且也不必去干涉伊初的行事。伊初的做法无疑是行之有效的,否则连触动都没有可能,可让其继续下去,看看下面是否还会引发什么。
邹正这时道:“但恐怕你们的计划要稍稍延迟了,触动布置,其必知晓,这个时候若我出现,反而会让另一个我疑心我与天夏之间是有联系的,要是索性躲藏不出,那却也更为麻烦。”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 公子安爺
张御同意这个看法,他也决定稍微再等等。
下来他们一直按住不动,一转眼间就是百余天过去。
张御那一缕气意一直留存在那舆图之中,这些时日来,邹正将自己这些年得来的知识和技艺毫无保留的告知了他,此中包括立造各种神子,以及如何妥善利用至高之力。
千里牧尘 小说
邹正道:“对于利用至高力量,小郎不用有所顾忌,因为至高的层次较高,底层之下的力量迟早有一日是回到至高中去的,不过是在转了一圈,至高毫不在乎。但这也对天夏人而言,若是此世之中受至高恩泽而成的神异生灵,那么或许一切从来没有从至高那里离去过。”
他看向张御,认真言道:“小郎,圣者族类穷尽所有的努力去追逐至高,是为了将至高之力融入己身,若能做到这等事,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宰,如果说谁能承载至高,并夺取至高之力,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