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愛下-第三千一百七十三章 碎空熱推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屈金凤三人压阵,想的就是哪怕阿修罗有出窍来,三人也足以抵挡一阵,甚至反杀。
人族修者真的有这个自信,元婴组团就敢战修罗王。
屈金凤是老牌的元婴高阶,锦衣少年手上有大把符箓,驭兽道那位自身战力就不差,而且他带的灵兽可不止是脚下的紫色大鹰。
这种强悍组合,难道不能考虑反杀一下修罗王?
但是一看汹涌的阿修罗族群,三人就知道坏事了,马上命令大家脱离战场有序后撤。
对面出现的阿修罗元婴,没有八十也有五十,这种情况下,没有修罗王也得跑路。
诸天领主空间 小说
再加上还有修罗王出现,屈金凤的脸瞬间就变得煞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她这一次前来,看护小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搜刮一些宝物,最好是那种能带空间性质的,家族的秘境已经千疮百孔,急需维护了。
不过现在,就什么都别想了,掩护修者的大部队撤离,是她唯一的使命。
“给老娘加防御!”她嘴里高声叫着,抖手掣出一柄长枪来,一往无前地冲向阿修罗。
她的身后,也蓦地出现一尊长枪的虚影,足有五千丈长短。
“小心它们自爆!”锦衣少年高喊一句,抖手打出两张防御符。
紧接着,他嘴里又忍不住轻喟一声,“屈家的战意真型……老太太是拼命了啊。”
他们三个冲了过去,正在战斗的修者大部队也没有慌乱,而是迅速地开始收缩抱团。
大家不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知道撤离战场的章法,这时候扭头跑……散修也不会这么傻!
一定要有序撤离,逐步脱离战斗,一旦慌乱了,就会面临大屠杀。
这是无数代天琴修者用鲜血总结出来的教训,各家势力试炼门下时,这都是基础知识。
至于说负责阻敌的那三位……那就只能祈求他们安然无恙了。
没有哪个小修会傻到前去救援,那不止是送死,还可能添乱!
搁给地球人看的话,这种反应比较冷血,但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做你该做的,别做多余的,意气用事不止会害死自己,更可能连累别人。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也只是战场争斗的一些基础常识,是从经验教训中总结出的原则。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每一个战场都有不同的地方。
三名压阵的元婴严格履行了责任,出手十分干脆,以决死的姿态掩护修者大部队撤退。
但脱离战斗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人族修者要撤,阿修罗自然不肯放过。
修者们才开始收缩战斗阵型,以小部队聚拢起来,伤亡瞬间就大增。
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战斗中撤退……搁在地球很可能就兵败如山倒了。
修者们活得久一点,参与的战斗也多一些,心理倒是足够强悍,但伤亡大增是必然的。
就有驭兽道门下高叫,“家族的、家族的……你们殿后的力量太少了!”
其实并不少,战斗开始前大家就商量好了分工,还推演了好几种方案。
三家都有人殿后,数量也是商议过的,战斗中虽然打得有点乱,但是调整队伍也不难。
关键是小家族联盟打得有点惨,显得人数少了一点。
驭兽道弟子这就不答应了:你们得多留点人!
亏得是家族联盟里还有元婴中阶,他直接表示,“我们人数没错,再干扰军心,当杀!”
战场常识大家都有,但是撤退的时候,有人不按分派执行的话,队伍崩溃也不罕见。
这名家族真仙及时警告驭兽道门下,就是防止军心生变,这时候他是真可以杀人的。
不管怎么说,乱归乱,伤亡也增加不少,但修者们终究都是见过血的,基本上稳得住。
哪怕驭兽道门下在慌忙之中出了点错,也有人马上出声制止,不至于酿成大祸。
就在这个时候,锦衣少年正打出一连串的符箓,猛地眉头一皱,看向身边不远处。
感受到空间的细微波动,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取出符宝,再次打向那一方空间,“碎空!”
符宝在发出白芒的同时,瞬间化作了一团粉末。
里面的碎空能使用三次,他此前用掉过一次,今天连续使用两次,符宝是彻底地废了。
有底牌在身和没底牌,感觉是真的不一样,哪怕只剩下一次,他都不至于这么心疼。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马上都要陨落了,那些身外之物……没必要计较了。
我的成就有點多 蟲2
然而,就在符宝破碎那片虚空之际,里面隐约出现几个人影,然后又彻底消失。
“卧槽,”有怒骂声传来,但是……没办法,空间波动被破碎了。
锦衣少年已经决定死战了,但心里还是存着一些侥幸。
见到这一幕,他直接傻眼了,“我去……我把援兵打走了?”
驭兽道元婴踩着紫色大鹰,速度奇快,冲在最前方。
但他也同时关注着后面,见状忍不住大骂,“你眼瞎啊!”
战斗中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温文尔雅,就是最直接的言辞,过后也没人会计较。
屈金凤虽然是坤修,仗也是打老了的,见状大喊一声,“就地防御……等待援军!”
她主要是冲己方三人说的,援军马上要到来,他们就没有必要送死了。
但是后撤也不行,一来惯性起来了,二来……谁知道援军多久能到?
就地层层防御,以空间换取时间,才是正确的反应。
驭兽道元婴的紫色大鹰瞬间停顿了下来,正确的意见还是要听的。
下一刻,他取出一个葫芦,放出了几十万只赤色马蜂,浩浩荡荡地扑向阿修罗!
每一只马蜂都有鸽子大小,看起来就是一大团红云,煞是壮观。
他心疼坏了,“只能这样了,可惜我积攒了三百年的噬灵蜂,消耗无数啊。”
这些噬灵蜂修为都不高,大部分是出尘,金丹也就几千只,元婴更是孤零零的两只。
他培养蜂群,目的就是群战,是靠着数量取胜——噬灵蜂的战斗力并不高。
十来八只的金丹噬灵蜂,还真未必对付得了一个金丹阿修罗。
这几十万的蜂群放出去,能抵挡对方多久,那真的很难说。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阿修罗钢筋铁骨刀剑难伤,这些噬灵蜂必然损失惨重。
事实上,哪怕面临刚才的绝境,他都没打算用蜂群来战斗——那基本产生不了多大效果。
地君
正经是完成阻敌任务,万一有机会遁去的时候,倒是可以遮蔽一下战场。
可是现在援军要到了,他反而要用掉噬灵蜂,心里这个别扭也就别提了。
然而,这终究还是小节,能获救比什么都强。
所以这三位的脑中想的最多的还是……这援兵被弄到了哪里?
其实不光是他们三个在猜测,修者的大部队也在纷纷议论:援军多久能到?
家族联盟的一名元婴初阶击退对手,口中忍不住大喊,“就不能看准了再出手?”
一名符道的真仙大声反驳,“战场情况瞬息万变,真要看准了再出手,那就晚了!”
“料敌于先机,那也能感知得到修者气息吧?”一名金丹大声驳斥!
他是屈家后辈,看到自家老祖被坑得没命抵挡,连眼睛都红了。
那名家族元婴趁机又说一句,“别把援兵卷入虚空就好!”
“你脑子有病吧?”符道元婴一边战斗,一边破口大骂,“真尊符宝能有那么大威力?”
“这就难说了,”另一名家族元婴插话了,“周遭空间不稳定,很容易引起关联反应!”
这位说的是持平之论,而且听得出来,他在空间的造诣上不低。
屈家金丹闻言大急,“你们……你们简直是阿修罗的战友!”
“你好好说话!”符道元婴急眼了,“白砾滩冯山主可也在本世界,刚才没准就是他!”
听到“冯山主”三个字,现场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一些。
冯君的神奇,在天琴修者当中已经传得很响了。
“一定是冯山主!”驭兽道一名真仙高叫着,“大家别慌,坚持一下,援军马上就到!”
他还真不确定,来的是不是冯君,但是他必须这么说,以鼓舞士气。
符道的真仙也懂这一点,于是马上配合,“冯山主身边还有真君大能,大家挺住了!”
“那可未必了,”有家族元婴高声回答,“冯山主和诸多大尊在推演,未必能来!”
一边说,他一边挤一挤眼,那意思很明显,我不是拆台,而是……你可以说点辛秘了!
符道真仙秒懂,而且自家师弟方才误伤友军,这恶劣的影响也该挽回一下。
于是他高声回答,“在其他地方,冯山主未必能及时来,这方世界,可是灵植道主导的!”
“这个我清楚!”有人高声叫了起来,“冯山主跟灵植道的某个真尊大能,交情匪浅!”
“你直接说颐……”屈家金丹吐出一个字,又硬生生忍住了。
真尊大能的称号,哪里是他可以随便提及的?
别人也都不敢说,不过好些人的脸上,泛起了会心的微笑,战场气氛又轻松了一些。
下一刻,不远处又是一阵空间波动传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