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754 腹型癲癇相伴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周从文挂断电话后也陷入沉思之中。
青空之主 小说
真正的微创冠脉搭桥手术是在达芬奇机器人出现后才开始的,虽然开机费用高昂,但达芬奇机器人有着各式各样的有点,比如说可以旋转视角、比如说可以放大视野。
现有技术下能做的微创手术的确比较有限,但周从文要做的是一站式手术。
2003年拿出来这种术式,应该已经足够了,也是现在技术能力的所能达到的极限。
虽然很多设备缺失,但周从文想到上一世自家老板拿着自己研究、涉及的设备带自己做这台手术的样子。
干了!周从文微微一笑。
“铃铃铃~”
诺基亚响起,周从文下意识的滑动屏幕。诺基亚可怜的小屏幕差点没被周从文给按碎喽。
还是不习惯啊,什么时候才能到智能机时代呢,周从文无奈的看着诺基亚,很是怀念智能机时候的触屏。
“周……教授?”春晓老板的声音传来。
“哈哈,客气了不是,叫我从文就行。”周从文笑道,“到了?”
“到了,我去哪找你。”春晓老板问道。
“咱们去急诊科见。”
周从文挂断电话,急匆匆赶去急诊科。
他对春晓老板的印象特别好,尤其是他和自己说玩大富翁玩出来的歪理邪说。
虽然那是时代造就的,但人家就是有这个命。
在2002年就去帝都买了四合院,这种人……周从文虽然性子比较淡漠,可却对春晓老板有说不出的好感。
来到急诊科,春晓老板不像夏天一样穿着背心裤衩人字拖,而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这也算是老友重逢,周从文快步走过去,用力拍打了一下春晓老板的肩膀表示亲昵。
大隱於宅
“周医生……还是这么叫吧,比较熟悉。”春晓老板笑道。
“怎么称呼都无所谓。”周从文道,“怎么回事?”
春晓老板简单讲述了一下事情经过,他神神秘秘的说道,“家里对送来医大看病并不抱希望,已经联系好了一个省城有名的神医,说是八代单传。”
“切。”周从文鄙夷的切了一声,“咱东北在从前叫什么?蛮荒之地。宁古塔是干什么用的?这儿能有什么八代单传的神医。”
“其实中医还是有很牛逼的。”春晓老板道。
“帝都有啊,我就认识。”周从文道,“我说的是咱们这儿没有。真要是手到病除,妙手回春的那种,我跟你讲春晓老板,人家见个面都得万八千的。”
“啧啧啧,厉害。”
周从文首先查体,患者正处于安静期,查体只有腹部弱阳性反应,证明不了什么。
在江海市三院、人民医院做的检查也都正常,该做的都做了,胃肠镜没看见异常,肝功能不好,转氨酶都偏高。
病历里清晰记载——患者腹绞痛反复发作,无昼夜规律性,每次发作可持续数分钟至数小时不等,伴有剧烈呕吐。
发作时予654-2、非那根、安定、曲马多、强痛定、VitB6等可不同程度缓解,或时而无效。
情况比较典型,周从文查体、看病历后已经有数。
山風的聖誕節大危機
2003年脑电图在江海市还属于一个陌生的领域,类似的患者做脑电,然后就基本上就能诊断——周从文认为是腹型癫痫。
这是技术设备的代差,和医生的关系并不大。
再早20年,估计全国都没地儿看这病,和CT出现前诊断脑出血和脑梗一样,主要靠猜。
“做个检查。”周从文没和患者家属交代,而是和春晓老板说了一句。
患者家属明显不相信医院能解决问题,这一点周从文已经察言观色看出来。既然是春晓老板带来的人,思想工作当然是他做。
周从文能省事则省事,把所有麻烦都扔到一边。
春晓老板说话还是有些力度的,他几句话后有人去跟着医生开单子、交钱,有人则准备推患者去做检查。
这也正常,在周从文的意料之中。
春晓老板要是连着都做不到,也不可能说服患者、患者家属长途奔波赶到省城。
“周医生,你觉得是什么?”春晓老板在去脑电室的路上问道。
“腹型癫痫。”周从文道。
“什么玩意?”春晓老板一怔,癫痫,还特么什么什么型。
在普通人的意识里,癫痫就是抽羊角风,躺在地上四肢抽动、口吐白沫。
可癫痫并不都是这种,眼前的患者是另外一个分型——腹型。
这是一种以发作性短暂腹痛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癫痫。
患者的腹痛呈周期性反复发作,持续几分钟至几小时,发作与终止突然,疼痛多在脐周,也可涉及上腹部,常伴有恶心、呕吐、腹泻。
所有症状都能对得上,周从文还需要脑电结果的支持就可以诊断,让患者安安静静去治病,可别去找什么神医。
其实周从文并不否认神医的存在,可话说回来,要是真要有神医的话,不得被找去帝都?还能流落民间?
说白了,这都是一种侥幸心理。
医院束手无策,总不能等死不是。
于是乎就给了骗子骗人的一丝缝隙。
走在路上,患者忽然一声大吼,癫痫发作。
周从文扫了一眼患者,刚要跑过去的脚步忽然停下。
不对!
患者的确有癫痫病,虽然发作的时间并不长,可也能解释。只是哪里不对……
天生 神醫
周从文疑惑的看着患者,到底哪里不对他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患者的癫痫症状很典型,就像是教科书上写的一样完美,和周从文之前见过的患者也相似。
但周从文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恶的是这次系统没有颁布任务,周从文看了几眼系统面板,都是一片空白。
是自己要参加世界手术大赛有些激动?也不能啊,上一世自己参加了很多次比赛,这玩意还能让自己一个老司机出现幻觉么?
那是哪里不对劲呢?
周从文皱眉,死死的盯着患者看。
逍遥兵王混乡村
“什么医生啊,一出事就知道站在那看,连手都不伸。”
“就是,我估计他是被吓傻了。”
“谁知道,反正给春晓哥一个面子,来看两眼,没事的话就送去。我听人说了,神医都不用号脉,祖传秘方,吃了就好。来什么医院,折腾半天,谁都说不出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