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800章:俄羅斯電影的殉道者閲讀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从1月14日抵达俄罗斯,到现在2月12日,算算时间的话,谷小白来到俄罗斯,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可谷小白在俄罗斯的支持率已经达到了77%。
这不得不说,堪称是奇迹。
比当时攻略韩国还要快。
这中间,有许多的巧合,但根本上还是全靠谷小白的实力。
不论是科技上,海上龙宫的冲天一飞,和俄罗斯军方、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合作飞剑的军事化、商业化运行;还是音乐上,谷小白多次惊艳无比的表现,以及翻唱的那些俄罗斯脍炙人口的音乐,都给他带来了极高的支持度。
“当前在俄罗斯,已经有92%的人知道你的存在,有68%的人对你持善意态度,有45%的人在尝试了解你的详细信息,有43%的人希望听你的歌,有28%的人已经是你的歌迷,有8%的人是你的狂热粉丝(不限于音乐)。”
“但也有13%的人对你持敌视态度,7%的人对你极端敌视。”
“你在俄罗斯的形象关键字,从高到低分别为:科技天才、音乐天才、亲切、颜值逆天、邻家男孩、强大、全能、同盟、正确、正义、流量、路人、文化入侵者、卑劣、窃贼、公敌、死敌……”
看着那些关键词,谷小白觉得很有意思。
当初他在韩国和日本的印象,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人种不同,文化圈不同,但是相对来说,俄罗斯人对他的总体印象,还是偏向正面的。
毕竟当初他攻略韩国和日本的时候,采取的都是非常强势的态度和方法,把他们玩得欲仙欲死。
而对俄罗斯,因为伊利亚索夫等人的原因,谷小白对其可以说是爱屋及乌,所以不论是才去的手段还是方法,都要柔和的多。
效果也是不同的。
打开了“攻城略地”的界面,谷小白看着俄罗斯的地图。
整个俄罗斯,也已经是青翠欲滴的绿色,距离攻略完成,也没多少了。
接下来该如何做,才能攻略完成呢?
谷小白正思索着,突然发现,角落里的数字跳了一下。
支持度从原来的77%,降低到了76%。
谷小白一愣,咦,怎么没有进步,反而降低了?
……
冯一东又来到了“电影俄罗斯”电影院门口。
上次看《巴达卡》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俄罗斯本地的电影人,他当时答应了要去看一看对方拍的那部俄罗斯版的《巴达卡》。
但谁想到反而临时改了播放内容,变成了《巴达卡》。
先婚厚愛,殘情老公太危險 小說
在整场电影中,那位本土的俄罗斯电影人都非常沉默,没有和冯一东有过多的交流。
他也不知道,那位俄罗斯老哥有没有认出来他就是《巴达卡》的主演冯一东。
他本来打算电影结束之后,和那位老哥聊聊,但是电影刚结束,他就被粉丝们认了出来。
等他终于脱身之后,那位俄罗斯老哥已经不见了。
回去之后,冯一东一直念念不忘。
bloody-lips 血契
不论是吃饭时,还是休息时,那位俄罗斯老哥的脸,总是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能看到那位俄罗斯老哥的电影,对冯一东来说,终归是一种遗憾。
而且,身为《巴达卡》的主创,他对那位老哥也有一些歉意。
他懂得那些电影人的创作不易,以及在没有成功之前的挣扎和痛苦。
打电话和《巴达卡》的制片人王达文商量了一下,王达文给他出了个主意。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看看。如果这部电影不错的话,你可以把它买下来。”
北方佳人 小說
“买下来?”
“嗯,只要质量过得去,我们可以买下它的国外发行权,在国外进行发行。甚至如果它的上映非常差的话,我们可以买断它所有的版权。”
鬼者雲生
虽然冯一东也希望能够帮助这位俄罗斯老哥,但是他还是疑惑道:“为什么?”
冯一东想了想,道:“我们是要雪藏这部电影吗?”
“不,正好相反,我们可以做捆绑宣传。”王达文道。“目前看来,《巴达卡》这部电影在大部分已经上映了的市场,反响都非常好,但很多人觉得意犹未尽,但他们不见得有二刷的习惯,这个时候我们如果能够推出来一部其他版本的《巴达卡》,可以引流一部分人,据我所知,目前在拍摄的《巴达卡》版本至少有五个,已经拍完了的也有两部以上,很多都在打算蹭我们热度,搭我们顺风车呢,与其让他们搭车,不如我们自己来……”
冯一东觉得很有道理。
“另外,我们的电影,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上映,依然有一些国家对引进《巴达卡》并不热情,但是一部俄罗斯拍摄的电影,可能会绕开某些国家的偏见……”
“不只是俄罗斯的版本,我还想去看看其他国家的版本,如果能买下来的话,尽量都买下来……”
“当然了,前提是这些电影值得买,而且价格划算。”
“另外,我手头的好导演真不多,你看看这位老兄的导演水平如何,如果导演水平不错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合作啊。”
梦想成为最顶级制片人的王达文道。
于是冯一东就带着王达文的嘱托和自己的些许愧疚,又来到了“电影俄罗斯”门外。
他希望这位老哥并没有放弃推广他的电影,还在这里呆着。
还没走到,就看到“电影俄罗斯”的门外挤了很多的人。
“大白天也这么多人排队看电影吗?”冯一东远远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
又走近了一点,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
大家并没有在排队,而是乱哄哄地挤在外面,抬头看着上空。
而在空场上,还有许多警车、消防车等停着。
还有很多人大声喊着什么。
这一次,为了方便和这位俄罗斯老哥谈事情,冯一东带了个俄语翻译来,他问翻译道:“他们在喊什么?前面怎么了?”
“好像是有人在跳楼,有些人在喊不要跳,有些人在喊要跳赶快跳,不要浪费时间。”翻译道。
跳楼?
重生之佳妻来袭 凤轻歌
不知道为什么,冯一东突然心中咯噔一下,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
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五六层高的商场顶部,一个男人正站在大楼的边缘。
那颓丧的面孔,可不正是他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位俄罗斯老哥?
“等等!等等!”冯一东大叫了起来。
但是已经晚了。
那位颓废的俄罗斯老哥向前迈了一步。
然后从楼顶直直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