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百四十九章 腦控鑒賞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蒋白棉和商见曜对视了一眼后,斟酌了一下道:
“能有帮手,我们当然求之不得。
“到时候,可以你们探索你们的,我们探索我们的,有了什么收获再沟通共享。”
她也不清楚在冰原台城会遭遇什么意外,有“救世军”派出强者参与,共担风险,确实算一件好事,而且,在调查佛门圣地上,“旧调小组”期待的是获得真相,而非拿到什么物品,相关的真相则又不是必须独占的秘密。
利益没有太大冲突的情况下,合作不失为一个方向。
黄委员点了点头:
“你们的意思我清楚了。
“后续会采取什么措施,我们内部还要做一定的讨论。”
他一边说,一边从衣兜内拿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抽了一根,塞入口中,用打火机点燃,仿佛要以此帮助思考。
蒋白棉和商见曜没有打扰他,自己开门,走了出去。
取回武器,上了山地车后,商见曜非常积极地对丁苓道:
“黄委员有话让我们转达给洪处长,现在就去入境处吧。”
为什么总有种这家伙的情商在向老格看齐的感觉?或者说,越诚实越让人讨厌?蒋白棉内心咕哝着,没有开口。
丁苓疑惑问道:
“什么话?”
“说洪处长给我们开通行证是乱弹琴!这次轻轻揭过,下不为例,之后就算为孩子考虑,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违背规章制度。”商见曜归纳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唯一的问题是,洪光明被训斥的源头就是他们“旧调小组”,而他表现得仿佛不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丁苓沉默了几秒道:
“这个就不用你们转达了,我会找机会说的。”
的 是
用更合适的方式更合适的语言……蒋白棉在心里帮她补充道。
人要脸,树要皮,完全可以理解。
似乎怕商见曜这个行为异于常人的外来者不同意,丁苓目视前方,叹了口气道:
“洪爷爷好几个孩子都死在了新历前期的大开拓、大建设、大拯救里,仅剩的这个是他中年才有的,宝贝的不行。
“可能是有点宠坏了,他小儿子不喜欢干活,不愿意去辛苦的岗位,这倒没什么,洪爷爷还是能帮他安排到一个好工作的,但他不知什么时候和几个委员的孩子搅和在了一起,动辄‘最初城’庄园产的红酒、‘橘子’公司进口的最新电子产品、‘联合工业’的高档汽车,这哪是他的级别和岗位能享受的?”
商见曜严肃点头:
“我认为我有必要和这些人谈一谈,告诉他们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纯净他们的理想。”
好家伙,这是打算直接“思维引导”了?蒋白棉暗自“啧”了一声。
丁苓完全不能理解商见曜哪来这么强的责任心、主动性,这和他又没什么关系。
“呃。”她沉吟了一下道,“追求更好的生活是人的天性,等他们再年长一点,有了责任心,应该就会好起来。”
丁苓就差说“我们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你就不用管了”。
“好吧。”商见曜一脸失望。
…………
“灰土大酒店”内,龙悦红、白晨和格纳瓦轮流守在窗边,监控停于视线内的自家吉普。
“组长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龙悦红替换白晨后,低声自语着望向外面。
如今是夏天,酒店又没有空调这种浪费能源的工业产品,他觉得站在窗口吹吹风,比待在房间深处,被闷热笼罩,更加舒服。
目光随意扫动间,龙悦红突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穿着洗得快发白的“救世军”黑色制服,身体略微前倾,头上戴着一个灰白色的深底铝锅,只露出鼻子以下部分。
那群神经病?龙悦红迅速回忆起了刚入城时遇到的类似之人和丁苓的评价。
他现在疑惑的是,为什么有这么一个神经病出现在“灰土大酒店”里。
“小,小白,老格,有情况。”龙悦红赶紧回头,召唤同伴。
他怕仅靠自己会有所遗漏。
白晨、格纳瓦走向窗边的同时,龙悦红发现那个顶着铝锅的神经病前行得相当慢,而这似乎是因为他只能看见脚边那一片区域——这人的铝锅比“旧调小组”先前遇到的两人更大更深。
前行中,顶着铝锅的人来到了“旧调小组”吉普旁。
当!
他没有防备般一头撞了上去,整个人晕晕乎乎地向后坐到了地上。
呃……不知为什么,龙悦红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旧世界娱乐资料里某些被称之为碰瓷的事情。
“要不要去看下?”龙悦红见戴铝锅的人好一阵都没有站起来,有点担心地询问起白晨。
白晨想了几秒道:
“可以。”
她转而对格纳瓦道:
“老格你守在这里,帮我们监控周围的情况。”
“好。”格纳瓦在这方面绝对是值得信赖的伙伴。
暖 婚 我 的 霸道 总裁
得到答复后,白晨双手一扒,翻出窗户,依靠外面的管道和凸出部分,三两下就落到了地面。
自从做了“枪械天赋”这个基因改造项目之后,她的反应、判断、协调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即使在非专长的徒手攀爬楼房上,也表现不错。
而且,这才三楼。
未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龙悦红略显颤颤巍巍地跟随白晨,也“速降”到了一楼外面。
他的动作相对比较僵硬,不那么自然。
白晨回过头来,看到这一幕,轻轻颔首道:
“我还想帮你一把。”
“这又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龙悦红不自觉收腹挺胸。
白晨没有多说,转过身去,走向了自己小队那辆吉普。
那个戴着灰白铝锅的人依旧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给人一种刚才那一撞让他撞出了脑震荡的感觉。
龙悦红略感担心地蹲了下去,开口问道:
“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那人没有回答他。
龙悦红侧抬脑袋,望向白晨,指了指铝锅,用肢体语言询问要不要取下,看看目标的状态。
白晨微微点了下头,表示可以。
她总觉得被丁苓称为神经病的这群人可能潜藏着一些秘密,不像表面那样荒诞滑稽。
虽然“旧调小组”没有干涉“救世军”内部事务的想法,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龙悦红不再犹豫,伸出双手,按住灰白色的铝锅,用力往上提起。
阳光一下照到了原本藏于铝锅内的那个脑袋上。
他是名老者,白发乱糟糟的,脸部皮肤仿佛树皮,皱纹很是明显。
正轻喘着气眼睛略微缺乏焦距的老者瞬间回神,下意识抬起手臂,挡在了脸前: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你们是不是那群堕落者派来的害人精?快把锅还给我!”
对方急促的语气、激烈的反应远超龙悦红的预料,他一时有点尴尬地又把铝锅往下盖去。
重新得到铝锅保护的老者逐渐恢复了平静,伸手摸索着地面,慢慢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我们只是看你摔在这里,担心出什么问题。”龙悦红充满歉意地解释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堕落者指的是谁,我们是外来的遗迹猎人,打算借道你们‘救世军’去冰原。”
那老者腰板相当硬,年纪虽大,却不显佝偻:
“就是外来者才更加可疑,这样我失去保护,被人利用仪器秘密控制后,那群堕落者才不会被怀疑。”
果然是担心脑控的那群人之一……龙悦红彻底笃定。
白晨主动转移了话题:
“你为什么会认为那群是堕落者,被人利用仪器秘密控制了?”
老者哼了一声:
“这还不明显吗?
“这些年里,他们忘记了要去拯救灰土上还没有摆脱饥饿和寒冷的人类,忘记了所有人上下平等,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别,忘记了大家立过誓言,不利用手里的权力多吃多占,睡别人媳妇、女儿,忘记了约束自己的家人,不让他们倒卖物资,插手各种事务,搞得民怨沸腾,风气败坏!
“我当面骂过他们,他们却说我老顽固,脑子僵化,不知道变通,看不到发展的趋势,注定会被时代抛弃。”
戴着铝锅的老者喘了口气,声音拔高了少许:
“我看啊,出问题的是他们才对,他们肯定被脑控了,才这样自甘堕落,忘记了最初的理想!
“对,他们肯定是被脑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