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1590章 池先生還真敢說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哥哥!你在这里吗?我是小梓!”
榎本梓对自己身后迫近的危机浑然不察,看到一间空仓库柱子后的自家哥哥露头,高兴跑了过去,“哥哥!”
“小、小梓?!”榎本杉人走出柱子后,惊讶看着榎本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什么为什么?不是哥哥你在寄来的包裹蝴蝶结上,写了让我过来这里找你的吗?”榎本梓跑到榎本杉人面前,“所以,我也发简讯让河濑先生过来这里了!”
“啊?”榎本杉人有些懵地看着榎本梓,突然发现仓库门口,他的同事河濑也走了过来。
“如果哥哥你是清白的,就不应该逃走,应该去找警察说明情况才对啊,所以我想让河濑先生过来劝劝你,”榎本梓焦急说明情况,“不过他说他现在还在公司,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过来!”
林天净 小说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劝我?”榎本杉人疑惑看着榎本梓身后,见走近的河濑脸色阴沉,心里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呆呆道,“让我逃走并藏在这里,就是那个家伙啊……”
“那个家伙……”榎本梓感觉有点懵,“怎么回事?”
河濑快步走到了榎本梓身后,放在外套口袋里的右手伸出来,但还没等他把右手中的电棍凑近榎本梓,旁边仓库昏暗处一个人影也快步过来,下一秒,一只手已经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
“哎?”榎本梓听到身后有动静,惊讶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的两个人,“河濑先生?还有……池、池先生?你们怎么……”
造化神宫
榎本杉人上前一步,伸手把榎本梓拉到身后,警惕地看着两个人。
河濑也认出了池非迟是白天跟着警察和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在店里的年轻人,心里咯噔一下,但注意到附近没有警察冲出来后,心里松了口气,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很快笑着道,“池先生,小梓小姐也让你过来劝榎本先生去自首吗?”
池非迟垂眸看了看河濑手里的电棍,暗示河濑别把自己当瞎子,他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了,“该自首的不是榎本杉人先生。”
“哦?池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河濑发现池非迟握住自己手腕的手依旧很用力,盯着池非迟笑了笑,“在你说明之前,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
榎本梓躲在榎本杉人身后,看向两人的手时,才发现河濑手里拿着可疑的东西。
“你太用力了,我的手腕很疼……”河濑说着,下一秒,左手快速伸进怀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狠狠朝池非迟胸口刺下去,脸上笑容瞬间狰狞,“你再碍事的话,可是会很疼的!”
池非迟迅速侧身,躲开了刀子,左手依旧紧握着河濑的手腕,手肘重重砸向河濑的腹部。
由于池非迟突然侧身,手腕被紧握的河濑也被带了一下,一个踉跄跟着侧了身,很快感觉腹部重重挨了一下,瞳孔一缩,不自觉地弓起了身,嘴角也流出了涎水。
“啪嗒!”
刀子和电棍同时脱手,掉在了地上。
榎本梓看了看刀子和电棍,呆呆抬头,看着瘫倒下去、右手还被池非迟抓着的河濑。
原来传说是真的,在池先生面前,试图袭击或者逃跑的人都很惨。
对池先生下手,真的会很疼的……
池非迟没有管警惕看他的榎本杉人,抓着河濑的右手腕,把疼得没法起身的河濑拖到了柱子旁边,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从高木涉那里顺来的手铐,蹲下身,把手铐穿过柱子铁架、拷住河濑的双手。
榎本梓相信池非迟不会伤害她这个老熟人,忍不住跑上前问道,“池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榎本杉人也连忙跟过去,看了看拷住河濑的手铐,猜测着池非迟是不是警察,倒也没那么警惕防备了。
“他才是杀害鸟平先生的凶手,沾血的衬衫应该是他在你哥哥公寓借住时,从你哥哥那里拿的,作案后,又让你哥哥赶紧逃走,就是为了嫁祸给你哥哥,”池非迟站起身,走到一旁,看了看榎本梓,“至于叫你过来,是为了杀人灭口、销毁他不愿意让警察发现的东西。”
“不愿意让警察发现的东西?”榎本梓不解。
“交通新闻有过播报,昨天晚上因为下雪,从神奈川到东京的路封路了,直到今天晚上才解封,你哥哥昨晚在案发时间前后,给你发了下雪时的自拍照片,昨晚下雪的只有神奈川一带,你哥哥当时在神奈川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赶到案发现场杀人的,”池非迟看了看瘫在地上的河濑,“也就是说,那张照片可以作为你哥哥的不在场证明,你哥哥把照片发给你的时候,也发给了他,他把你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销毁照片,总之,目暮警官他们一会儿就到。”
榎本梓松了口气,转头对榎本杉人笑道,“我就知道,鸟平先生不会是哥哥你杀的,现在你有不在场证明了,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了!”
“是、是啊,没想到我拍的照片会成为不在场证明,”榎本杉人消化了一下自己有不在场证明的事,慢慢缓过神来,看向瘫在地上的河濑,“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是凶手,今天一大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鸟平先生昨晚被人杀害了,凶器是鸟平先生家的来复枪,警察在上面查到了我的指纹,正准备抓我,如果我不想冤枉被抓走的话,就赶紧先离开家里……”
“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跑啊,”榎本梓对自家哥哥埋怨道,“那样不是让警方认为你是畏罪潜逃吗?”
榎本杉人讪笑着挠头,“因为当时他说得很严重,我突然听说这些事,也没了主意,下意识地就按他说的去做了,还真是危险啊……”
旁边,池非迟冷声补充,“是很危险,他应该还想杀了你,或者以小梓小姐的安全逼你自杀,让警方认为你畏罪自尽,从而结束调查,正式结案。”
榎本杉人的脸色瞬间苍白,想到河濑的行为,他知道池非迟没有乱说。
榎本梓也一阵后怕,“池先生,今晚真是多亏了你!”
“就算没有我,毛利老师他们也能及时找过来的。”池非迟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谢谢你,”榎本梓笑了笑,转头对自己哥哥介绍,“我工作的地方不是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吗?池先生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徒弟,虽然他一直不说自己是侦探,毛利先生也老是说他还有得学,但我觉得他已经是个很厉害的侦探了,而且他和毛利先生一家都很照顾我。”
榎本杉人神色舒缓,对池非迟笑道,“池先生,你好,还有……今晚真是谢谢你。”
京都是琉璃色、浪漫色
“你好。”池非迟客气回应。
他只是希望,榎本杉人以后某天去波洛咖啡厅,发现自己妹妹身边有个黑皮男同事、而自己妹妹老是对对方笑得一脸灿烂的时候,不要产生‘这是拱我家白菜的猪’的敌意。
虽然安室小卧底喊着‘我的恋人是日本’,目前卧底在相当危险的组织里,看过宫野明美和赤井秀一的悲剧,估计是不会急着确立什么男女关系,但难保以后不会在某天觉得自己可以多一个恋人,又觉得榎本梓很好,想要拱榎本家的小白菜。
到时候,他也希望榎本杉人看在他们师徒对榎本梓的照顾上、看在今晚的事情上,对他未来的二师弟多一点基础好感,别像他家老师对工藤新一一样,老是臭着脸。
……
十多分钟后,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等人匆匆赶到。
果不其然,柯南在路上就引导着警方还原了事情真相。
在榎本梓拿着手机、给目暮十三看照片并说这是不在场证明时,目暮十三也没觉得意外,只是板着脸道,“小梓小姐,这些我们已经知道了,不过,就算我们今天早上找到了你哥哥,最多是请他到警视厅配合调查,在查证他有不在场证明或者他不可能犯案后,也不会冤枉他,自己逃走还躲起来,根本就是给警方添麻烦嘛!至于小梓小姐你也是一样,居然丢下高木老弟自己跑过来,如果不是池老弟跟过来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榎本梓一看目暮十三越说越有火气,汗了汗,和自己哥哥一起鞠躬,“真的很对不起!”
“不过池先生,你当时不是去买烟了吗?”高木涉好奇问道,“怎么跟上了偷偷逃跑的小梓小姐?”
池非迟觉得高木涉的警惕心需要加强,“明知道需要配合警方的监视、身边有两个男性跟着,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突然提出去逛内衣专柜。”
“也、也对,”高木涉琢磨了一下,也觉得这件事本来就不对劲,“那你是当时就觉得小梓小姐不对劲了吗?之后买烟也是为了……”
“提前去外面等小梓小姐,等她带着我找到她哥哥和河濑先生,”池非迟见榎本梓看过来,想了想,觉得榎本梓这里也有问题,“如果小梓小姐说要买生理用品,会比较合理一点,也有理由让我们在远处等。”
榎本梓:“……”
池先生还真敢说。
毛利兰:“……”
单王张 小说
好像是比小梓小姐那一手更绝。
柯南:“……”
他……这……池非迟这家伙一点都不单纯!
毛利小五郎都呆住了,怔怔看着面不改色的池非迟。
他严重怀疑自己徒弟认知里是不是没有男女区别,都是一团可以行走的肉?
灰原哀见毛利兰和榎本梓都憋红了脸,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放心。
以非迟哥这……如果被警察监视或者调查的是非迟哥,就算非迟哥不是女孩子,应该也有办法摆脱警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