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討論-868 謀算 下熱推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魏合看向下方天梯,看到一群人连第一宫都没闯过,知道时间还要很久很久。便也不急。
绝境游荡游戏,看样子可能要持续很多年,
而巴伦的态度,让他心里之前的谋算有了稳定的基础。
很显然,星渊是知道他创办建立复苏会,并且身兼黑炎领主的。
所以,魏合在来之前模拟过很多次,眼下结果果然和他预想的一致。
那便是,星渊并不在意他搞出来的动静。
而是依旧将他看做是自身的一部分。是领主们的一部分。
魏合安静的漂浮在巴伦身边观看。
虽然他没有开口。但从巴伦的态度,以及魏合的应对方式来看。
周围领主都感应到了,鬼人黑标,似乎身上发生了某个君主也动容的事。
“你觉得谁能赢?”巴伦轻轻询问。
温十心 小说
“不知道,八十八宫殿,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魏合坦然。
“你是怎么跨过最后一步的?能说说么?”巴伦相当好奇。
从黑炎到君主,之间不知道涌现了多少强大领主。
但没有一个,靠自己进化成功。
“我….”魏合刚要回话。
忽然星渊远处,一片蜂群一样的虫子怪物,正在飞速靠近。
靠得近了,这一头头蜜蜂一样的怪物,飞到巴伦身前,在君主面前丢下一份黑色东西。
东西还在半空,便自动分解,打开,露出内里的一个透明水晶头骨。
“圣蕴河系出现异常,巴伦陛下,我们的族群在那边遭受到了巨大打击。”头骨开口出声。
同时,他眉心处飞射出一道醒目光幕,在一票领主面前,凝聚成一块圆形光幕。
光幕上是一望无际,安静和平的人类星系。
但紧接着。星系向内缩小一圈,开始弥漫出大量透明胶质。
无数的胶质,像是飘散在宇宙内里的果冻,一团接一团。
星系最中心,有更多的密集胶质,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类似胚胎的个体。
这胚胎也不知道形成了多久。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占据整个星系大小。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
胚胎表面的胶质,宛如玻璃一般裂开一道缝隙。
无数的黑色黏液,从胚胎裂缝中逸散出来。
然后紧接着,无数的蓝色灵能,从星系周围大片大片的飘飞出来,朝着胚胎靠近。从裂缝中钻了进去。
黑色黏液流出,蓝色灵能飞入,一进一出,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平衡。
隐约间,光幕还可以看到,那星系周围,有着一个个体积惊人的庞大蓝光个体,正不断释放出大量的灵魂。
“我们发现这个星系的时候,整个星系周边,一共有着四处战场。
克诺萨斯和其余两国的军团,正围绕着这星系在死斗,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灵魂被这个星系吸入。我们怀疑克诺萨斯可能另有…..”
巴伦忽地扬起手,打断对方的说话。
天降男友
“来不及了。”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醒目。
“已经太晚了。母河那边成功了….”
“您是说???!”头骨瞬间愕然,僵在原处。
魏合在一旁见状,目光一闪。
就在刚刚一瞬,他感应到了圣蕴河系方向,传递来的特殊灵能波动。
如果说巴伦君主,是在血肉上的纯粹压倒性强大。
那么刚刚他感受到的,便是灵能上的压倒性压制。
一种舍弃了灵能,完全由肉身主导。
一种舍弃了肉身,完全由灵能主导。
“果然又是母河那群家伙….”有黑炎发出怪异的尖锐嗓音。
“刚刚的波动,恐怕是有谁晋升真灵成功了。本土晋升的真灵,不好对付….那是能够在本土发挥完整实力的存在。和君主无异….”
“这么多年了,母河终于又要来了么?”
“杀了他们!吞噬他们!!”
一头头大小不一的黑炎领主们,纷纷发出不同的言语。
魏合眯起眼,注视君主巴伦。
克诺萨斯那边居然出了一个本土的真灵。如果说谁最有可能晋升。
他个人认为,或许只有那个克诺萨斯的大皇子,才有这个可能。
那家伙….隐藏的秘密似乎不小。
巴伦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他站起身,晃动手腕,活动了下身体。
“不用担心,母河虽然又有新的真灵成就,我们也有着新的君主晋升。”
他看向魏合。
“原本是以为,重启者之中会出现新的君主,没想到…..你倒是提前了。”
他这番话让在场的黑炎领主们注意到了。
再结合之前对魏合的态度,在场黑炎领主终于确定了其中含义。
只是依旧有不少人不敢相信,怀疑自己听错了。
米非混在一群黑炎领主之间,正在和人小声交流着什么。
“君主这话,听起来就好像鬼人已经突破君主了一样。”他笑着道。
“听起来确实很像,不过我等努力这么多年,都不曾有结果,其中因此陨落的黑炎也有不少。君主,哪里是那么好突破的….没有主宰赐予心血….太难。”
一个独眼山羊外形的漆黑怪物,胸口处张开密密麻麻的数十张人嘴,唉声叹气道。
其余领主也多是持怀疑态度。
毕竟这边的魏合本体,顶多就是黑炎层次,没有实质变化。
巴伦手指微动,指尖有着细碎星光一闪即逝。似乎在运用力量查探什么。
不多时,他停了下来。
“走吧。随我一起。”
唰!
他骤然间跳跃消失,原地留下一个正在慢慢淡化的漆黑虚影。
魏合早已发生质变了的灵能一扫,顿时明白巴伦去了哪。
他深吸一口气,灵能轰然压缩自身。
身体同样瞬间化为一团黑影,消失不见。
黑影慢慢淡化残留,就算是周围八十多黑炎领主,也没有一个能看清他们去了哪。
“这是….”只有在场几个老资格的领主,隐约看出了这其中的细节,不敢再谈。
米非也是其中之一。
他眼神愕然了一瞬,刚刚还不错的心情,一下变得非常复杂。
“老米。”一只大手拍了拍他肩膀。
是北仑迪亚斯。
“唉…鬼人那家伙,恐怕已经极其接近君主了…..不过不用担心,在主宰降临之前,星渊数亿年都没有一个本土的君主成功。
鬼人也到了我等的极限了。”
“我明白….我只是没想到,他的极限会这么高….”黑炎之间的差距,主要就是在生命图谱的完美化,和上限高度,两个方面决定。
米非觉得自己和北仑迪亚斯还是不同的。
起码自己的上限比这家伙高很多,就算是现在,要和魏合打一场,他也能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将其正面击败压制。
其实米非有些佩服魏合。
要论极限,被卡在黑炎极限的领主,占据了在场八十八领主中的大半。
其余的都是生命图谱多少有点缺陷,或者是生命图谱高度强度不够,没资格到极限的领主。
这么多极限领主,都卡住不敢往前踏出最后一步。
那是因为,敢踏出最后一步的,都已经没了。
星渊领主生命力是极其恐怖,但在升维过程里,一旦死亡,是会牵连着所有个体,同一时间死亡。
一旦失败,无论你留了多少子体血肉在外面,都没有用。
所以,不是他们不敢突破,而是敢突破的都已经没了。剩下的都是不敢的。
米非心中叹息。
他从巴伦陛下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意思,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敢相信,魏合会突破成君主了。
没有主宰赐予心血,星渊没有恐人能踏出最后一步。
*
*
*
“我很好奇。”
真界第八层·邪。
炽热的恒星在左侧熊熊燃烧。
金色的光辉照亮魏合和巴伦的左边躯体。
两人正悬浮在恒星的一旁太空中,进行着一次单独的对话。
“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不依靠主宰心血,而突破君主的?”巴伦没有掩饰自己的疑惑。
魏合心中平静,他既然选择回到这里来,就是打算处理好这部分和星渊的关系。
黑炎领主这个身份,他还是相当珍惜的。毕竟以后说不定还有要用的地方。
“巴伦陛下,你我都明白,君主是不可能依靠我等自己来突破成功的。所以…..”
版 手
魏合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其中隐含的意义是:他魏合能突破,也一样是因为有类似主宰的强大存在,赐予了他类似心血的引子。
“有点意外….不过宇宙之大,九大维度之深,无奇不有。出现意外个例,也是正常。”巴伦微笑道。
“但为了以防万一,能否稍微展示一点,你背后那位伟大存在的力量?”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归于平静肃然。
“毕竟,我身后的三位大人,对此也相当关注呢。”
魏合心中一凛,知道关键的环节来了。
“这个自然。实际上我等复苏会并没有和星渊为敌的意思。我们的利益立场,应该是一致的。这也是我现在回到这里来的根本原因。”
他停下话语,双目调动其体内灵能。
嗤。
顿时间,魏合双目泛起明亮紫光。
整个世界宇宙,在他眼里再度变成了一团毛线组成的古怪场景。
眼前的巴伦君主同样如此。
他的身体完全由黑红色两种线条组成。但比起其余周围的毛线来看。
组成巴伦身体的线,要纤细很多,密度也大很多。
此时,魏合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双目亮起紫光的瞬间。
对面漂浮的巴伦君主浑身一紧,一种数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毛骨悚然感,涌上他心头。
他全身血肉细胞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气息,纷纷战栗起来,一个个缩成一团,完全不敢有任何异动!
那紫光中蕴含的气息,宏大,浩瀚,原始,古朴,仿佛一切的事物都能从中感应到痕迹。
一开始,他并没有把魏合背后的那位看得太重,毕竟星渊三大主宰坐镇,周边星域到底有没有同级别存在,星渊比谁都更清楚。
所以他只以为是魏合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了曾经的远古伟大存在留下的一点心遗迹,从而完成跃迁。
但此时此刻,从魏合展现出的那一丝气息里,他知道自己错了….
王妃是朵白蓮花
这一缕气息不光没有丝毫的暮气,而且还无比强大广博。
古老,强横,光是这一丝丝的气息,就让巴伦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只蚂蚁,趴伏在茫茫大海边,根本无法揣度这股气息的尽头….
这样的强大….!
巴伦震撼的心中,恍然间,多出了一个想法….
这个魏合,明明依靠了其他的陌生存在,突破了君主,却还毫不掩饰的来到这里。
来到了这么多突破无望,只能眼巴巴等待主宰赐予心血的黑炎领主们面前….
他恐怕…